般若文庫-三十五佛禮忏法教授

三十五佛禮忏法教授——果碩仁波切講授

      【壹】

    三十五佛禮忏法是四加行法之一,平日,諸位即經常修持此法,以忏除業障,此法至爲重要。

    宗喀巴大師曾說:「如何忏悔與淨除吾人身、語、意三門,因違犯戒律(別解脫戒、菩薩戒、密乘根本墮戒、三昧耶戒),所造作的罪業,是極爲重要的。」能否忏悔、淨除罪業?關係行者是否能持續累積福德。

    修學佛法的行者,欲使心續中,産生各種道次第的證量。首先,即須淨除業障;業障若不能淨除,心續中便無法生起任何的證量。吾人此生於世間,所從事的各種事業,與過去生的業力,息息相關。此生,若欲成就與圓滿任何事業,亦取決於能否將過去所累積的罪業加以淨除。綜觀以上所述,無論是世間的任何希願;與來世避免墮入三惡道,往生人天善趣;終至證得圓滿佛果;均須由淨除業障做起。

    淨除業障的關鍵,如宗喀巴大師所述:「須以四力(依止力、對治力、拔除力、防護力)恒常不斷地做忏悔,方能達成。」過去生中,吾人曾經造作無量無邊的惡業,此項事實,可由此生所展現的言行舉止中,得到印證。例如,吾人雖是修學佛法的行者,了知惡業的可怕,時常警惕自己,要守護三門,不可造作惡業。然於個人輕忽或放逸時,卻依然不斷造作惡業。或是,雖提醒自己不要造作惡業,卻由於過去生不斷串習惡業的力量,使人不由自主地造作惡業。如此諸多情形,皆是吾人過去生曾造作無量無邊惡業的例證。

    如此無量無邊的惡業,可以國王的寶庫作爲比喻:寶庫中的寶物,即是體積再微小,依然價值連城。吾人於過去生所造作的惡業,即使是細小的惡業,卻依然非常沈重而實在。此皆源於過去生造作惡業時,首先,均生起強烈的瞋恨心(前行),再懷著瞋恨的心念造作惡業(正行),其後,對所造作的惡業生起歡喜心(結行)。吾人所造作的惡業,皆完整地經曆這三種階段,故而,每項惡業均非常實在,終將變成沈重的苦果。

    有情衆生於輪回中,由於過去生所串習的惡業的力量,再不斷造作惡業,惡業又複串習惡習;如此惡性循環。造成有情衆生,在無數的輪回中,絕大多數的時間,均是耗費心力不斷造作惡業。吾人自诩爲修學金剛乘教法的行者,最終的目標,均是希望藉由修持密法,能快速地證得雙運金剛持的果位;但面對如此無量無邊的惡業,若僅想藉由淺薄的發心,做一些禮拜,或念誦幾次百字明,即欲將無量無邊的罪業淨除,如此是無法達到目的。因此,唯有以猛利而堅定的發心,不斷忏除業障,方能將業障淨除,進而達成行者證得雙運金剛持果位的目的。

    有情衆生於輪回中,所造作的惡業,如同天上降下的雨滴,綿密不斷,不可勝數。面對如此無量無邊的惡業,仔細思維:我是否具有能力淨除自身無量無邊的罪業?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每一個人均須面對死亡,死神何時降臨?生命將於何時結束?是不可確知的。此刻正在地獄受苦的人,或許前一刻,才剛與我們碰過面。既然死無常是如此難以捉摸,此時,我們尚能保有生命,未面臨死亡,應當深自慶幸!如果,前一陣子,吾人已往生,以過去生所造作無量無邊的惡業,此刻可能身在何處?或許在地獄中,承受烈火燒炙、寒冰凍裂之苦;或許在餓鬼道,承受連一滴水、一粒米亦不可得的饑渴之苦。如是思維,此刻吾人一息尚存,應當把握寶貴的生命,積極作忏悔與淨除業障的修持,方能不負此生!

    雖然無量無邊的罪業,將促使吾人墮入三惡道之中。但若能以猛利的發心,藉由「四力」作忏悔的修持,則業障將得以完全淨除。此事爲一體相對之兩面,且爲佛陀所親說。

    出家衆若違犯別解脫戒,而造作墮罪,有一定的時間與方法,作忏除罪業的修持。在家衆若造作墮罪,則唯有依循「四力」的修持,來忏除罪業。以下,講解如何以四力修持忏除罪業:

    一、依止力:即皈依三寶與發菩提心。

    二、對治力:頂禮、供養與忏悔。

    三、拔除力(破壞力):對於自己曾經造作的惡業,生起堅定後悔的心,

    並可配合道次第,修持下士道的「死無常」與「業果」兩部份。

    四、防護力:生起從今以後,絕不再造作惡業的堅定發心。

    四種心力修持的次序爲:首先須生起堅定後悔的心(拔除力);其次,生起永不再犯的堅定心念(防護力);唯有依靠三寶的力量與發菩提心,方能淨除罪業(依止力);最後,再行禮拜、供養、持咒與忏悔,真正將罪業淨除(對治力)。

    以殺業爲例,衆生若造作殺業,會感得四種果報:

    一、異熟果:來世墮入地獄道之中,須以對治力—持誦百字明或三十五佛的佛號並行大禮拜,予以對治。

    二、增上果:墮入地獄後,感受到上下四方,均是鐵壁;四周皆有烈火燒炙,痛苦異常;若異熟果已經淨除,但增上果果仍存在,則即使投生爲人,也將身處炙熱與肮髒之地;此果報須以依止力對治。

    三、與果相隨順的「等流果」:脫離地獄,投生爲人時,感得病苦纏身,藥石罔效,壽命短促;或心無法安住,導致記憶力衰弱,甚至記憶喪失的果報;此果報須以拔除力對治。

    四、與行爲相隨順的「等流果」:投生爲人後,常生起欲造作殺業的心念,再去造作殺業;此果報須以防護力對治。

    以四力的修持,忏除業障,除能將過去已造作的惡業加以淨除;亦可以大禮拜之苦行,惕勵自己不可再造作惡業,以防範於未然。造作惡業之後,若於當日未忏悔,隔日,惡業即增長一倍;如此,日複一日,成倍數般增長,至第十八日,惡業已增長至數十萬倍。業果增長之速、果報之重,不可不知!不可不慎!

    行者每日對於自己所累積的功德多寡,均了然於心;法修了幾次,咒語念了幾次,用念珠算得清清楚楚,锱铢必較;但對於每天身、語、意三門所造作的惡業,卻時常輕忽而不在意,導致將來果報成熟時,必須承受無量無邊、不可思議的苦果;這絕對是一種不正確的態度,應當盡速加以改正。

    佛陀講述忏除罪業修持方法的經典中,以「金光明經」與「三十五佛禮忏法」,最爲詳盡。今天,以講授三十五佛禮忏法爲主。目前廣爲流傳,以大禮拜結合三十五佛禮忏法的修持方法,其傳承開始於宗喀巴大師。依了義言,宗喀巴大師爲至尊文殊菩薩的真實化身,本不須修持如此苦行,但爲利益後世衆生,宗喀巴大師仍至「阿喀」地方,閉關作忏除罪業的修持,以大禮拜結合三十五佛禮忏法修持,勇猛精進,感得三十五佛現身,遂留下此殊勝教法之傳承。此法殊勝之處,在於同時具備身、語、意三門的修持,身行大禮拜,口誦佛號,意觀想三十五佛;故能對治行者過去生中,於身、語、意三門所造作的惡業。除能對治三門所造作的罪業,此法尚包含了四力的修持— 一、皈依上師、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即爲依止力。二、念誦三十五佛之佛號,即爲對治力。三、「如是等一切世界…我今誠心悉皆發露忏悔」,即爲拔除力。四、「不敢覆藏,從此制止,永不再犯」,即爲防護力。此外,「諸佛世尊,當證知我,當憶念我…回向圓滿大菩提」,此段經文,包含了七支供養—禮敬、供養、忏悔、隨喜、請轉*輪、請佛住世、回向;是故,此法亦爲累積福德資糧的殊勝教法。

    三十五佛禮忏法又稱爲「菩薩忏悔文」或「菩薩墮忏」,包含了三個部份:一、忏悔罪業。二、善根回向。三、積福(七支供養)。故亦稱爲「三聚經」或「三蘊經」。

    經文一開始,爲「皈依上師、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其內涵爲依止力,依止力包含皈依與發「爲利衆生願成佛」的菩提心兩部份。吾人造作惡業的對象,不外乎上師、三寶與衆生;對上師、三寶所造作的惡業,須以皈依對治之;對於衆生所造作的惡業,則須藉由發菩提心對治之。因此,依止力可說是對治惡業的根本。

    對治力的修持方法,是以念誦三十五佛佛號,與行大禮拜的方式修持;所觀想的皈依境,以釋迦牟尼佛爲主尊,周圍有其它三十四尊佛圍繞,三十四尊佛外圍,有三世十方諸佛、菩薩、羅漢等聖衆圍繞,均具足莊嚴、圓滿,以及淨除行者業障的功德與能力。

    三十五佛名號所代表的意義,以本師釋迦牟尼佛的名號爲代表,簡單解釋如下:釋迦牟尼佛的名號,於藏文中讀作:「迥顛疊疊新謝巴劄炯巴洋達巴卓比桑皆貝嘉哇夏迦突巴拉恰澈落」。「迥顛疊」中文譯爲「薄伽梵」,此世以梵文直接音譯。「迥」爲催壞之意,催壞死魔、煩惱魔、天子魔、蘊魔等四種魔。「顛」爲具足之意,具足六種功德—- 一、具足自在圓滿之功德:佛陀因能催壞四種魔,斷除一切煩惱、隨眠習氣,不隨他境所轉,故具足自在圓滿之功德。二、具足形色圓滿之功德:佛陀具足三十二種妙相、八十種隨好莊嚴相貌之功德,故具足形色圓滿之功德。三、具足名譽圓滿之功德:佛陀已斷除一切煩惱、業障、習氣之種子,遠離一切惡名;且於三界中,轉大*輪,具足一切善名;故具足名譽圓滿之功德。四、具足吉祥圓滿之功德:佛陀具足初地、二地乃至十地菩薩與資糧道、加行道等一切出世間(超越世間)之功德,故具足吉祥圓滿之功德。五、具足智慧圓滿之功德:佛陀對於任何存在的事物,均能如實觀照,遍一切知之功德,故具足智慧圓滿之功德。六、具足精進圓滿之功德:佛陀證悟圓滿菩提果位後,無絲毫勉強、造作,時時刻刻所有的心念、行爲均爲利益有情衆生,故具足精進圓滿之功德。

    「疊」爲超越之意,超越有寂,「有」指輪回,「寂」爲涅槃;不於輪回中流轉,亦不如阿羅漢專注、等持於涅槃,而不再生起菩提心,廣度有情衆生;是故,其意涵爲超越輪回與涅槃。

    「疊新謝巴」中文譯爲「如來」,佛對於諸法真實性—空性,已完全證悟與了知,並安住於諸法真實性的內涵之中,故以「如來」贊歎佛的功德。

    「劄炯巴」中文譯爲「應供」,若就藏文翻譯則爲「滅敵者」,唯有佛能完全摧滅衆生最根本的敵人—煩惱,因此,尊稱佛爲「滅敵者」。

    「洋達巴卓比」中文譯爲「正等」或「正圓滿」,贊歎佛圓滿一切正真實的功德。

    「桑皆」中文譯爲「正覺」或是「佛」,就藏文的意涵,「桑」爲清淨之意,贊歎佛已將煩惱障與所知障完全淨除,得到清淨;「皆」爲增長、圓滿之意,贊歎佛對於了知諸法如所有性、盡取有性的智慧,已經圓滿且不斷增長。

    「貝」贊歎佛已圓滿「增上生」與「決定勝」的功德。增上生意指人天,決定勝之內涵爲解脫、成佛。

    「嘉哇」中文譯爲「超勝」,贊歎佛已超勝一切應斷除的違緣與逆緣。

    「夏迦」爲佛出生時的種姓—釋迦族。

    「突巴」或稱爲「牟尼」,意爲「能仁」,贊歎佛能摧滅煩惱敵,令衆生入於寂靜。

    「恰澈落」中文意爲「頂禮」,對於具足上述不可思議功德的佛陀,我應當虔敬的頂禮。

    行大禮拜時,除依照前段內容所述:觀想面前虛空有主尊釋迦牟尼佛,周圍有三十四尊佛圍繞,三十五佛外圍複有諸佛、菩薩、羅漢聖衆圍繞;三十五佛與諸佛菩薩羅漢聖衆,相好莊嚴圓滿,具足淨除行者業障的功德與能力。

    吾人於輪回中流轉了無數次,或投生地獄道、或投生餓鬼、畜生、天、人、阿修羅等六道;由取得生命所獲得之身體亦無量無邊,所造作之業障,亦複如是。因此,當行者作大禮拜時,應當觀想自己於無數次輪回中所獲得的身體,均以人的形相示現,如此無量無邊的身體與自己同時行大禮拜;如是觀修。普賢菩薩行願品中記載:「願自身化作如同大地塵土數目之化身,每一身遍滿無數的頭,每一頭遍滿無數的舌;於三十五佛與諸佛菩薩羅漢聖衆面前,忏悔過去生中,所造作無量無邊之罪業。」將自己無數生中,每一世所造作無量無邊的惡業,一起忏悔、淨除。

    除了觀想有無量的自身,於皈依境前作忏悔之外;尚需觀想有無量有情衆生亦於自身周圍行大禮拜。行者觀待有情衆生,與自身相同,均深陷於輪回之中,承受著無量無邊的痛苦。因此,心中生起堅定後悔與永不再犯的心念,「身」行大禮拜,「口」念誦佛號,「意」思維諸佛的功德,如是忏悔與淨除業障。

    修持本法,一開始念誦「皈依上師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時,即開始行大禮拜;念至「南無薄伽梵如來應供正遍知釋迦牟尼佛」時,因藏文中,此佛號較長,因此念誦一次即可。其後,念至「南無金剛不壞佛南無寶光佛南無龍尊王佛…南無寶華遊步佛」時,因佛號較短;因此,可念誦三次佛號,行一次大禮拜。念至「南無薄伽梵如來應供正遍知寶蓮華善住娑羅樹王佛」時,因佛號較長,念誦一次,行一次大禮拜。三十五佛佛號念完,若欲繼續行大禮拜,則從「南無薄伽梵如來應供正遍知釋迦牟尼佛」再開始念誦,以上述方法,一邊念誦佛號,一邊行大禮拜。若念誦完三十五佛佛號後,不繼續行大禮拜,則入座繼續修誦「如是等一切世界…」等儀軌。若無法將三十五佛佛號牢記於心,可藉由錄音帶播放佛號,自己隨之念誦,不可只行大禮拜,而不念誦佛號。

    【貳】

    宗喀巴大師曾經開示:「衆生若欲獲得罪究竟的安樂—解脫成佛,必須具備充分的條件與因緣,其中,最爲殊勝難得的,即爲暇滿難得的人身;具足暇滿難得的人身,能藉由修持解脫道,從而快速地到達解脫成佛的彼岸。」如同農夫今年受用著去年努力耕種的收獲;而今年辛勤的耕種,方能確保來年生活無虞。吾人此生能獲得暇滿難得的人身,皆根源於過去生中,曾累積殊勝的福德資糧。此生,更當努力令自身的福德累積與增長,來世方能得到更爲殊勝的果報。

    行者欲邁向解脫成佛的大道,必須圓滿積資淨罪的修持,並藉由虔敬的祈願,方能達成。「積資」即累積福德與智慧資糧,此生與來世,欲獲得長壽、富貴、權勢與善好的名聲,乃至終究證得圓滿佛果,均需要累積圓滿的福德與智慧資糧。「淨罪」即忏悔與淨除過去生所造作的業障,將累積智慧與福德資糧的障礙去除,使各種道次第的證量,能於心續中生起。「虔敬地祈願」即是將自己所累積的智慧與福德資糧,回向圓滿菩提,願自己能證得圓滿佛果,以利益無數的有情衆生。若僅是努力的累積資糧,而未能發起「爲利衆生願成佛」的心願,則容易在受用福報的同時,卻造作了極大的惡業。此種情形,在行者周遭,有許多鮮明的例子。

    修持累積福德與智慧資糧最完整的方法,爲「七支供養」。在三十五佛禮忏法中,就完整地包含「七支供養」;最後,並將所累積的資糧,回向正確的方向—圓滿菩提。因此,三十五佛禮忏法,完整地涵蓋淨除業障、積聚資糧與發願回向,故亦稱爲「三聚經」或「三蘊經」,即根源於此。

    密乘行者,欲藉由修持密法,快速地成就圓滿菩提,其關鍵在於是否能精進地作積資淨罪的修持?唯有將業障徹底淨除,心續中,方能産生各種道次第的證量;唯有累積圓滿的智慧與福德資糧,方能證得圓滿的佛果。因此,行者殷重地作積資淨罪的修持,精進地修持三十五佛禮忏法,沒有任何的借口可以拖延。

    修持三十五佛禮忏法,須觀想面前虛空有一皈依境,主尊爲本師釋迦牟尼佛,佛陀的寶座由大白象所擎舉的寶座(與修持別法,佛陀的寶座由獅子所擎舉,有所不同),其上有蓮花與月輪,周圍有綴滿珍珠的寶幔莊嚴,佛陀具足三十二種妙相,八十種隨好,全身散發如同十萬個太陽般的光芒,如是具足一切威儀,端坐於寶座上。此處觀想佛陀的寶座,由大白象而非獅子所擎舉的原因,在於修持本法的目的,乃是爲了淨除業障,而大白象具足極大的力量,以此爲修持本法,能淨除一切業障的緣起。珍珠寶幔象征行者能將心續中的惡業淨除的緣起。

    三十四尊佛,前三十尊佛,分別於釋迦牟尼佛的十方(東、西、南、北、東南、西南、東北、西北、上、下),圍繞三周,每一周有十尊佛;最後四尊佛,於圍繞佛陀第四周的東、西、南、北四方安住。諸佛安住的位置與持誦佛號的功德利益,簡列於下:

    持誦諸佛佛號的功德利益,係以阿底峽尊者的傳承爲依歸;三十五佛的形相,係以宗喀巴大師於「阿喀」地方,閉關修持時,親見三十五佛,遂將三十五佛的形相記錄下來。大師此舉,並非爲炫耀自己能親見三十五佛,而是爲利益後世衆生,方行此事。一位偉大的修行者,若爲利益其它衆生,或許會於適當的時機,示現神通;但若僅以神通诳惑世人,甚至不具足證量,卻自稱有神通,欺騙他人;如此,與佛法大相徑庭,對於後世弟子的修持與佛法的弘揚,將造成極大的傷害。修行能否有成就?關鍵在於心續中的貪、瞋、癡是否已日漸淡薄與清淨,各種道次第的證量是否已漸次生起;而非能看見佛菩薩,或能於天空飛行。宗喀巴大師一生所示現的偉大行儀,雖然具足極爲深廣的證量,但大師所展現的外在行爲,完全以戒律爲依歸;大師的堅持,對於後世弟子的修持與佛法的弘揚,具有卓越且長遠的影響與貢獻。宗喀巴大師所記錄三十五佛的形相與所傳的口訣,完全與經典相符,沒有絲毫違背之處。

    一、

    「南無薄伽梵如來應供正遍知釋迦牟尼佛」,身金色,右手觸地印,左手定印,身穿比丘三衣,現梵行出家相,具足三十二種妙相、八十種隨好,金剛珈趺座於蓮花月輪寶座上。持誦佛陀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一萬劫的罪業。若行者除口念佛號外,身能行大禮拜,心能憶念佛陀的功德,所消除的罪業,當遠超過此。

    二、

    第一周:

    1.「南無金剛不壞佛」位於佛陀的上方,其身黃色,雙手結說法印,身穿比丘三衣,現梵行出家相,具足三十二種妙相、八十種隨好,端坐於蓮花月輪寶座上,(諸佛的身相除顔色與手印不同,余均與釋迦牟尼佛相同)。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一萬劫的罪業。

    2.「南無寶光佛」位於佛陀的東方,東方即佛陀的前方,其身紅色,雙手結定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三萬劫的罪業。

    3.「南無龍尊王佛」位於佛陀的東南方,面頸白色,身臂藍色,雙手結說法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八劫的罪業。

    4.「南無精進軍佛」位於佛陀的南方,其身黃色,右手施護印,左手於胸前作說法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一切口業。

    5.「南無精進喜佛」位於佛陀的西南方,其身黃色,雙手結說法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一切意業。

    6.「南無寶火佛」位於佛陀的西方,其身紅色,右手觸地印,左手定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盜取三寶物的罪業。

    7.「南無寶月光佛」位於佛陀的西北方,其身白色,右手觸地印,左手定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一劫的罪業。

    8.「南無現無愚佛」位於佛陀的北方,其身綠色,右手於胸前,作無畏印,左手定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宣說四聖衆過失的罪業。

    9.「南無寶月佛」位於佛陀的東北方,其身白色,雙手結說法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弒母(五無間罪之一)的罪業。

    10.「南無無垢佛」位於佛陀的下方,其身藍色,雙手結定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弒父(五無間罪之一)的罪業。

    三、

    第二周:

    1.「南無勇施佛」位於佛陀的上方,其身黃色,雙手上下結說法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弒阿羅漢(五無間罪之一)的罪業。

    2.「南無清淨佛」位於佛陀的東方,其身黃色,右手觸地印,左手定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破和合僧(五無間罪之一)的罪業。

    3.「南無清淨施佛」位於佛陀的東南方,其身紅黃色,雙手結說法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出佛身血(五無間罪之一)的罪業。

    4.「南無娑留那」位於佛陀的南方,其身白色,雙手結定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擯棄、驅逐阿羅漢的罪業。

    5.「南無水天佛」位於佛陀的西南方,其身白色,雙手結說法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弒菩薩的罪業。

    6.「南無堅德佛」位於佛陀的西方,其身黃色,右手施護印,左手說法印,

    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弒阿阇梨或師長的罪業。

    7.「南無旃檀功德佛」位於佛陀的西北方,其身藍色,右手觸地印,左手定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阻止齋僧的罪業。

    8.「南無無量掬光佛」位於佛陀的北方,其身紅色,雙手結說法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毀壞塔寺的罪業。

    9.「南無光德佛」位於佛陀的東北方,其身藍色,雙手上下結說法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一切瞋業。

    10.「南無無憂德佛」位於佛陀的下方,其身淺紅色,雙手結定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一切貪業。

    四、

    第三周

    1.「南無那羅延佛」位於佛陀的上方,其身黃色,雙手上下結說法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一萬劫的罪業。

    2.「南無功德華佛」位於佛陀的東方,其身黃色,右手拇指與食指相撚,置於右膝,左手作說法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十萬劫的罪業。

    3.「南無清淨光遊戲神通佛」位於佛陀的東南方,其身黃色,右手觸地印,左手定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一千劫的罪業。

    4.「南無蓮華光遊戲神通佛」位於佛陀的南方,其身紅色,右手觸地印,左手定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七劫的罪業。

    5.「南無財功德佛」位於佛陀的西南方,其身藍色,雙手結定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由煩惱習氣所造作的罪業。

    6.「南無德念佛」位於佛陀的西方,其身黃色,雙手結定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一切身業。

    7.「南無善名稱功德佛」位於佛陀的西北方,其身白色,右手於胸前作說法印,左手定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對於佛出世不歡喜所造作的罪業。

    8.「南無紅焰幢王佛」位於佛陀的北方,其身藍色,右手持寶幢置於左肩,左手定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由嫉妒心所做的罪業。

    9.「南無善遊步功德佛」位於佛陀的東北方,其身藍色,右手持劍當胸,左手定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教唆他人造作惡業的罪業。

    10.「南無鬥戰勝佛」位於佛陀的下方,其身藍色,雙手持盔甲置於胸前,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由傲慢所造作的罪業。

    五、

    第四周:

    1.「南無善遊步佛」位於佛陀的東方,其身藍色,右手觸地印,左手定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由兩舌(挑撥離間)所造作的罪業。

    2.「南無周匝莊嚴功德佛」位於佛陀的南方,其身紅黃色,右手施護印,左手說法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隨喜他人不善的罪業。

    3.「南無寶華遊步佛」位於佛陀的西方,其身紅黃色,右手施護印,左手說法印,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毀謗佛法的罪業。

    4.「南無薄伽梵如來應供正遍知寶蓮華善住娑羅樹王佛」位於佛陀的北方,其身黃色,雙手結定印,上托「妙高山」(須彌山),持誦佛號的功德,能消過去生中,毀謗上師與違犯三昧耶戒(誓願)的罪業。

    以上爲三十五佛的形相與持誦佛號的功德,持誦諸佛佛號的功德,與所能消除的罪業,看似有所不同;然此,並非諸佛的證量與功德有所差別,而是由於諸佛往昔的願力,與對應衆生的根器與因緣,而有所差異。

    行者修持本法,除了念誦三十五佛的佛號之外,亦可再繼續念誦「藥師七佛」的佛號(南無善名稱吉祥王佛南無威音王佛南無金色無垢佛南無無憂最勝吉祥佛南無法海雷音佛南無法海勝慧遊戲神通佛南無藥師琉璃光王佛)。此因,藥師七佛的願行,對於五濁惡世的衆生,具有特別殊勝的加持力。

    行大禮拜具有極爲殊勝的功德,主要用以對治「我慢」的惡習;行者心續中若存在我慢的習氣,將會障礙各種道次第證量的生起。

    吾人只要看到佛像,無論佛像是由何種材質制成,或繪於牆壁上的畫像,即使以不甚正確的心念觀見,亦能種下將來值遇一千萬尊佛的因緣;若是見到佛像能合掌恭敬,則能種下將來成就圓滿菩提的因緣。如此輕易就能累積殊勝的因緣,若行者能於聖地或具加持力的佛像跟前,虔敬地禮拜,必定能累積更爲殊勝與不可思議的功德。佛陀於寶積經中嘗雲:「我在世的時候,在我面前做禮拜、供養的功德;與我入滅後,在佛像跟前禮拜、供養的功德,沒有任何的差別。」此因佛陀已證悟究竟圓滿的法身,並安住於空性法身之中,沒有住世與涅槃的差別;是故,於佛或佛像跟前,行禮拜、供養的功德是相同的。佛陀已累積圓滿的福德與智慧資糧,證得究竟、圓滿的佛果,是衆生最殊勝的福田;因此,於佛像前行禮拜、供養,能累積殊勝與不可思議的功德,即源於此。

    累積福報的方法,除了禮拜、供養之外,若能將佛塔、寺院打掃幹淨,將佛像擦拭潔淨,一樣能累積殊勝的福德資糧,並可去除心續中的貪心與愚癡。這些極爲平常的灑掃工作,亦是累積資糧的殊勝修持,此爲佛陀於經典中所親說,切不可輕忽怠慢!

    【參】

    噶當派的祖師曾開示:「行善須如同婆羅門的樂師,而不可似小牛

    小羊一般。」此段開示的意義,在於教導行者,行善時須如同樂師演奏時的專注,不可像小牛、小羊般的散亂。行者應當仔細而專注地觀察自己的善念與惡念。噶當派祖師們,以白色與黑色的小石子,分別記錄自己一天的善行與惡行,行者若能如此,在一天將結束時,可以據此反省一天的所作所爲,善行是否與日俱增?惡行是否日漸消滅?發現自己仍不斷造作惡行,則須給自己一點懲罰,以資警惕!自己的善行,若能日漸增長,亦應隨喜自己。每天能努力地修持三十五佛禮忏法,並行大禮拜,對於惡行生起堅定後悔、永不再犯的心,惡行方能逐日遞減,終能止息與滅除;善行方能不斷增長,終能廣大而圓滿。

    以下繼續講授拔除力(破壞力)的儀軌內容。

    拔除力可分爲三個部份:一、祈請三世十方諸佛作行者的見證。二、認知所須忏除的業障。三、對於所造作的業障,生起堅定後悔的心。

    一、祈請三世十方諸佛作行者修持忏悔的見證:此段儀軌爲「如是等一切世界諸佛世尊常住在世願諸世尊慈哀念我」,「如是」指三十五佛。「等一切諸佛世尊」指所有證得圓滿法身的三世十方諸佛,無論已涅槃或仍住世。「願諸世尊慈哀念我」祈請所有已證得圓滿報身的三世十方諸佛,生起大悲心,憶念行者。有情衆生皆有希求安樂與厭離痛苦的共同點,但卻不知如何累積安樂的因—善行;與遠離痛苦的因—惡行。導致不斷造作惡業,而沈淪於輪回苦海之中,不得出離與解脫。因此,祈願三世十方諸佛,能生起大悲,憶念行者,作行者忏除業障的見證。

    佛陀於寶積經中如是開示:「衆生若欲忏除往昔所造作五無間罪、毀壞塔寺、偷盜三寶物…等種種墮罪,應當日夜精勤,於三十五佛跟前,誠心發露忏悔。」

    二、認知所須忏除的業障:此部份尚可分爲對業障總括認知與個別認知兩部份。

    對業障總括認知的儀軌內容爲:「若我此生若我前生從無始生死以來所做衆罪若自做若教他做見做隨喜。」對自己此生與過去生,親自造作、教唆他人去作、見他人作而隨喜等罪業,一同發露忏悔。

    對業障個別認知的部份,可分爲(1)對三寶所造作的罪業。(2)五無間罪。(3)十惡(十不善)。

    忏悔對三寶所造作的罪業的儀軌爲:「若塔物若僧物若十方僧物若自取若教他取見取隨喜。」「塔物」包含佛寶與法寶,「僧物」指僧寶,「十方僧物」泛指一切僧衆(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的物品。如此諸三寶物,若未獲得允許,即自行盜取受用、教唆他人盜取、見他人盜取而隨喜,即爲對三寶所造作的罪業。諸位常前往寺院,與僧衆接觸頻繁,容易違犯此戒律,因此,應當特別留心!對於他人誠心供養僧衆的財物,切不可隨意自行取用!

    忏悔往昔造作五無間罪的儀軌爲:「五無間罪若自做若教他做見做隨喜。」五無間罪包含了殺父、殺母、殺阿羅漢、出佛身血、破和合僧(對僧團挑撥離間,使僧團不和)等五種極爲深重的罪業,無論自己親作、教唆他人去作、見他人作而隨喜,均能誠心發露忏悔。若造作此五種罪業,而未能忏悔,則命終之時,會直接墮入地獄道之中,沒有任何間隔,故名爲「無間」。

    忏悔往昔造作十不善業的儀軌爲:「十不善道若自做若教他做見做隨喜。」「十不善道」的「道」,乃指「業道」與菩薩道的「道」不同。十不善道(十惡)包含由身所造作的殺、盜、淫三種罪業,由口所造作妄語、绮語、兩舌、惡口四種罪業,意所造作貪、瞋、癡三種罪業;無論自己親作、教唆他人去作、見他人作而隨喜,均能誠心發露忏悔。

    三、對於所造作的業障,生起堅定後悔的心:此段儀軌爲:「所做罪障或有覆藏或不覆藏應墮地獄畜生道餓鬼界邊地受生下賤及彌戾車或生長壽天人身諸根不具或起邪見撥無因果或厭諸佛出興於世所有業障我今對一切諸佛世尊具一切智者具眼證者證悟者稱量者知者見者前我今誠心悉皆發露忏悔不敢覆藏。」吾人曾經造作的業障,將導致自身墮入八種無暇之處:

    (1)三惡趣:地獄、惡鬼、畜生。

    (2)人身的無暇之處:邊地受生(生在邊地,不曾聽聞佛法),下賤之處,彌戾車(暴戾之處)、人身諸根不具(聾、盲、瘖、啞),或起邪見、撥無因果(心生邪見,不信因果),或厭諸佛出興於世(對於能值遇佛陀住世,心不歡喜,反生厭惡)。

    (3)天人的無暇之處:長壽天(雖壽命極長,但絕大部份時間處於昏沈與睡眠的狀態中)。

    吾人日常生活中,常不經意,即造作諸多惡業;但縱使處心積慮,欲使善行增長卻不可得;此皆源於過去生中,所串習造作惡業的力量,令行者造惡極易,爲善極難。因此,對於往昔所曾經造作的業障,應當生起如同誤食毒物一般,堅定後悔的心。

    「具一切智者」是形容諸佛世尊已證得遍一切種智,對於業果的道理與來龍去脈,衆生一切的善業(白業)與惡業(黑業),均能了如指掌;亦唯有證得圓滿佛果的諸佛世尊,具足如此的能力。「具眼證者」贊歎諸佛世尊,觀諸法業果的道理,如觀手中庵摩羅果一般清晰。「證悟者」原意應爲「具證人者」,唯有諸佛世尊具足資格,判定有情衆生所造的善業與惡業,何者爲善?何者爲惡?唯有諸佛世尊能做爲證人。「稱量者」是贊歎諸佛能如實判斷善惡業,沒有絲毫的錯亂與顛倒。「知者」贊歎諸佛能現證空性,並安住於空性之中。「見者」贊歎諸佛能如實觀照諸法的真實性。對於自己此生或過去生中,所造作的業障,無論記得或遺忘,均須生起堅定後悔的心,於一切諸佛世尊跟前,極爲誠心的,將往昔造作的業障,完全坦白,表露無遺,並生起堅定後悔的心,如是修持拔除力。

    「覆」意指掩飾,自己造作惡業,故意加以掩飾,不令人知。「藏」意指隱藏,當他人指正自己所造的惡業,卻故意予以否認,不肯承認錯誤。若是造作業障的對象,爲一般衆生,尚能藉由「覆藏」,欺騙有情衆生。但在具足遍一切種智的諸佛跟前,掩飾與隱藏自己的過失,便是一件極爲可笑的事;非但不能藉此使罪業消除,反因欲诳騙諸佛,而加深自己的罪業,徒使諸佛更爲痛心!如同,孩童犯了錯,卻欲欺瞞父母,但父母看得清清楚楚,看到子女不肯認錯,只有使父母更加傷心、難過。因此,行者應當如同嚴師所教導的學生,時時觀想諸佛在自己的面前,嚴格約束自己的行爲,若犯了錯,應當立即誠心地發露忏悔,不可有任何的遲疑。

    修持「防護力」的儀軌爲:「從此制止永不再犯。」對於自己已經忏悔拔除的業障,發願從此之後,永不再犯的堅定決心,將任何可能再造作業障的機會,徹底予以斷除。

    以上,爲修持「四力」(依止力、對治力、拔除力、防護力)的內涵與方法,行者應當戮力修持,必能將業障完全淨除。佛陀住世的時期,有一位「指鬘」比丘,因受外道蠱惑,而殺了九百九十九個人,當他行至佛陀跟前,欲殺害佛陀,以達到殺一千個人作成寶幔的目標時,爲佛陀所攝受、感化,進而皈依佛陀座下,以極爲強烈後悔的心,作忏悔業障的修持,藉由勇猛精進的修持忏悔,將極爲深重的殺業完全淨除,當生即證得阿羅漢的果位。因此,業障可以藉由修持四力,而予以淨除,是極爲肯定的事實。吾人既能以強烈的心念造作惡業,爲何不能以同樣強烈的心念,來忏悔自己的業障?寂天菩薩於「入菩薩行論」中,如此開示:「衆生當日夜不斷,以三聚經(三十五佛禮忏法),修持忏悔。」吾人造作業障,沒有日夜之分;因此,忏悔業障的修持,亦應日夜不斷,時時作忏悔的修持。

    藉由修持佛陀殊勝的教法,證得阿羅漢或菩薩果位的衆生,不可勝數!行者當依循諸解脫聖衆的行持,把握此生難得的機緣,精進修持佛陀的教法,定能證得殊勝的果位。

    回向善根的修持,亦分爲三個部分:一、祈請作證。二、確認所欲回向的善根。三、確知回向之處。

    一、祈請作證:此段儀軌爲:「諸佛世尊當證知我當憶念我。」祈請三世十方諸佛,生起大悲,憶念行者,作行者回向善根的見證。

    二、確認所欲回向的善根:此段儀軌爲:「若我此生若我前生盡未來際生在其它輪回受生乃至施與畜生一抟之食所有布施之善報若我護戒所有善根若我淨行之所有善根若我成熟諸有情之所有善根若我發無上菩提心之所有善根若我修無上智慧之所有善根悉皆合集校記籌量。」回向與發願有所差別,回向可當成發願,但發願不能作爲回向;其間的差別在於,發願僅止於行者對自己的希求與願望,作一番闡述,不須執持任何物品或事實,以作爲根據;回向則必須執持自己所有之物品,或已成辦的事實,作爲回向的依據。

    所欲回向的善根,其累積的時間包含「若我此生若我前生近未來際生在其它輪回受生。」此段經文爲舊譯本,藏文的原意爲:「若我此生,若我前生,在其它輪回受生中,極爲短少的時間。」此句之意涵在於,有情衆生於無數次輪回受生中,絕大部份的時間,均用於造作惡業;累積善業的時間,極爲短少而微不足道。

    於如此短少的時間,所要回向的善根,有以下幾項:

    1、布施:此段儀軌爲:「乃至施與畜生一抟之食所有布施之善報。」小至將自己手中的食物布施與畜生,大至布施身家、財産、性命;或教導他人布施的功德,勸化他人能行布施…,所有一切修持布施波羅蜜(財施、法施、無畏施)的善根,均作爲回向。

    2、持戒:此段儀軌爲:「若我護戒所有善根。」守護戒律的功德包含守護十善、別解脫戒、菩薩戒、密咒戒,所有修持持戒波羅蜜之善根,均作爲回向。

    3、忍辱:此段儀軌爲:「若我淨行之所有善根。」此處之淨行,非指欲往生梵天,所行之清淨梵行;而是指爲能證得解脫與涅槃,而修持「慈、悲、喜、舍」四無量心,忍辱一切衆生的瞋心;如是修持忍辱波羅蜜之善根,均作爲回向。

    4、精進:此段儀軌爲:「若我成熟諸有情之所有善根。」對於有情衆生,心續未成熟者,令其成熟;已成熟者,令其獲得解脫。欲達此目的,須藉由不斷發心精進,方能達成。因此,將所有修持精進波羅蜜的善根,均作爲回向。吾人自诩爲大乘佛教徒,對於大乘佛教的精髓—發菩提心、行菩薩行,應當有正確的認知與發心,並努力精進的修持。若行者修持任何教法,均只求自己能獲得解脫;此與大乘佛教的精神,背道而馳。身爲大乘佛教徒,應當盡量去接近衆生,對於不信仰三寶的衆生,能度化其皈依三寶;對於已發心皈依三寶的衆生,應教導其能努力修持六度波羅蜜之菩薩行;此爲大乘佛教徒責無旁貸的使命,行者應當不斷生起精進的心念,努力地修持,期能達此目的。

    5、禅定:此段儀軌爲:「若我發無上菩提心之所有善根。」欲成就圓滿菩提,須將心念專注於發無上菩提心之上,如此將禅定與發菩提心相結合,方能證得無上正等正覺;以此,將所有修持禅定波羅蜜的善根,均作爲回向。

    6、智慧:此段儀軌爲:「若我修無上智慧之所有善根。」無上智慧意指空性正見慧,爲了證得佛陀的空性法身,行者修持所有般若波羅蜜多的善根,均作爲回向。

    以上爲行者將所有修持六度波羅蜜菩薩行的所有善根,無論自己親作、教

    他人去作、見他人作而隨喜,所有善根,均回向圓滿菩提。

    「悉皆合集校記籌量。」將自己所做與他人所做之所有善根,完全聚集,一同回向圓滿菩提。

    三、確知回向之處:回向之處至關緊要,行者若將殊勝難得的善根,回向不正確之處,就如同將珍貴的寶石、黃金,隨意打造成粗糙的裝飾品一般,是一件極爲可惜的事。

    殊勝的回向之處,可分爲四種:1、回向願佛陀殊勝的教法能更加弘揚。2、回向願自己生生世世均能值遇具大恩德的上師,爲上師所攝受。3、回向願有情衆生均能離苦得樂。4、回向願自己能證得無上正等正覺。此處,係回向願能證得無上正等正覺。

    回向善根的方法的儀軌爲:「今對無上無能勝勝中勝尊中尊前善皆回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行者將所累積的善根,回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上正等正覺),期能證得圓滿佛果。「無上」意指佛陀的圓滿色身。「無能勝」意指佛陀的清淨法身。「勝中勝」藏文讀作「汞米洋汞嘛」,「汞米洋」譯爲十地菩薩,「汞嘛」譯爲超勝,比十地菩薩更爲超勝,唯有佛陀具有此圓滿報身。「尊中尊」藏文讀作「喇彌洋喇嘛」,「喇嘛」譯爲尊貴或更殊勝,爲阿羅漢(聲聞)、辟支佛(緣覺)與一至九地的菩薩的尊稱,較此諸多聖衆更爲殊勝、尊貴,以此意指佛陀所具有的殊勝化身。回向善根時,須祈願自他一切有情皆能證得無上正等正覺。

    「過去諸佛世尊雲何回向未來諸佛世尊雲何回向現在諸佛世尊雲何回向我亦如是普皆回向。」此段儀軌的內涵爲隨喜回向,學習過去、現在、未來的諸佛世尊回向善根的方法,我亦如是將所有善根作回向。

    回向的正確與否?關係著行者的心願—證得圓滿佛果,能否實現?若能將所有善根,回向圓滿菩提,並能觀三輪(回向的對象、回向之事、行回向之人)體空;在行者尚未證得圓滿菩提之前,善根將永不會被瞋恨心所摧壞而消失。

    大成就者密勒日巴尊者曾說過:「一位偉大的修行者,與供養修行者的施主,能同時獲得成就的關鍵,即在於回向。」佛陀在很多經典中亦曾提及佛陀尚在菩薩地、行菩薩行時,諸多曾供養佛陀的施主,在佛陀成佛之後,成爲佛陀的弟子或施主,當生即證得阿羅漢的果位,佛陀與施主能於同一世獲致成就的因緣,即由回向而來。因此,行者須殷重修持回向。

    「三聚經」的第三個部份,爲累積資糧。修持累積資糧最殊勝的方法,即爲「七支供養。」此段儀軌爲:「各各忏悔一切罪所有功德盡隨喜我今勸請一切佛願證最勝無上智。」「各各忏悔一切罪」行者修持忏悔時,亦同時修持禮敬與供養諸佛聖衆,因此,此具包含七支供養中的禮敬支、供養支與忏悔支。「各各忏悔一切罪」此句爲隨喜支,對於自己與他人修持所累積的善根與功德,均能隨喜。「我今勸請一切佛」此句包含兩部份—勸轉*輪支、請佛住世支,勸請諸佛於衆生輪回尚未結束前,不入涅槃,常轉*輪,以度化有情衆生。「願證最勝無上智」此句爲回向支,回向圓滿菩提,願自他一切有情,皆能證得無上正等正覺。以上四句,爲七支供養總括的內涵。

    「過去未來現在佛於衆生中最勝者贊歎無邊功德海我今合掌皈命禮。」此段開始,爲七支供養個別的內涵。此四句的內容爲皈依禮敬三寶—對於證得最殊勝圓滿的果位,功德如同大海般無量無邊的三世(過去、未來與現在)十方諸佛,行者應當於諸佛跟前,虔敬地皈依與禮敬,贊歎諸佛不可思議的功德。

    「身業有三種口業複有四以及意業三十不善盡忏從無始時來十惡五無間心隨煩惱故諸罪皆忏悔我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此段內容爲忏悔無始以來所造諸惡業。

    「所有禮贊及供忏隨喜勸請轉*輪。」此段內容爲供養、隨喜、勸轉*輪與請佛住世。

    「我以所積少分善回向圓滿大菩提。」此段內容爲回向。

    行大禮拜時,行者必須生起堅定後悔的心;能生起堅定後悔的心,而行大禮拜,如此忏除業障的效果,將極爲迅速而顯著,甚至行一次大禮拜,便能淨除數劫的罪業。修持大禮拜,並非以次數來計算是否已圓滿此加行,而是以業障淨除的征兆是否出現?作爲判定圓滿此加行的依據。若此征兆尚未出現,行者雖已修持十萬次大禮拜,仍不能據此以爲圓滿。

    行者若能早晚各修持一座「三十五佛禮忏法」,將白天所造作的罪業,於尚未入睡前,予以忏悔淨除;將夜晚所造作的罪業,於清晨醒來時,予以忏悔淨除;如此,持之以恒,定能將自身的業障完全淨除。業障淨除的征兆有以下幾種:於夢境中,見自己口吐惡食、喝牛乳或奶酪、身能於空中飛翔、見水牛或黑人、見比丘或比丘尼…等,夢中經常出現此類夢境;複觀察自己心續中的貪、瞋、癡等煩惱,是否日漸細微而清淨?此爲業障淨除最重要與堅固的征兆。

    三十五佛禮忏法於此全部講授完畢。

    問:淨土宗與禅宗,並沒有如金剛乘修持三十五佛禮忏法與行大禮拜的法門,是否因此而未能將業障徹底淨除?

    答:淨土宗專修念誦阿彌陀佛的佛號,能累積極爲殊勝的福報;累積殊勝的福報,亦能對忏除業障,産生很大的功效。忏除業障的修持,並非僅能藉由忏悔,方能達成;累積福報亦是很好的法門。然因三十五佛禮忏法,包含了忏除業障所必須具備的各種要素,故能更爲完整、圓滿而有力地達到忏除業障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