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文庫-如何斷除對此生的貪著

如何斷除對此生的貪著(噶當十秘財)

果碩仁波切

    偉大的人天導師釋迦牟尼佛爲了度化五濁惡世的衆生,因而降生於世間,示現成佛。成佛之後,佛陀說法四十九年,傳授八萬四千法門,其目的不外乎爲能使有情衆生能從煩惱中解脫,並於心續中生起各種道次第的證量。如此廣大如海的教法,經由印度曆代成就者與班智達不斷修習、傳承與發揚,於舊譯派(甯瑪派)時,即有許多成就者與班智達將諸多珍貴殊勝的顯密教法傳至西藏。至藏王「菩提光」與「智慧光」迎請阿底峽尊者入藏弘法,由此因緣尊者得以將顯密教法再度弘揚於藏地,是爲新譯派(噶當、薩迦、噶舉、格魯),複經曆代祖師傳承至格魯派祖師—宗喀巴大師,大師將八萬四千法門之精華融攝於聖道三要之中。因此,聖道三要乃是行者欲趨入解脫道,終究證得圓滿佛果之鎖鑰。

行者對於死無常(三種根本、九種因相、三種決定)的內涵,須付諸實修,而非僅止與了解其內涵即可。若能每日於座中(入座修法時)或座間(入座修法以外的時間)殷重思惟死無常的內涵,則能發現自然界所有現象,均時時刻刻示現著諸行無常的義理。例如,日出日落,花草樹木於秋天枯萎凋謝、直至春天方繁茂增長,萬物生滅增減不定…,如此諸多現象均示現了諸行無常的意涵,且均能觸發行者對於死無常之體悟。是故,目睹自然界生滅無常的變化時,應當省思自身亦是如此。密勒日巴尊者於證道歌中如是開示:「看到事物生滅不定,使我體悟死無常的道理。」

日常受用飲食服飾時,亦應憶念死無常的意涵。當吾人臨終時,縱有美味佳肴當前,仍然無法下咽,而必須忍受饑餓的痛苦;雖然身穿華麗的服飾,卻因病痛纏身而散發惡臭或大小便失禁,而玷汙了美麗的服飾。當與知心朋友交往時,亦應思惟當自己面臨死亡時,諸多摯友不能且不願隨自己同往,僅能由自己孤單地承受令人畏懼的痛苦,邁向不可知的來世。當沐浴妝扮時,亦應思惟當自己臨終時,身體自然散發腐臭的氣味,死後身體會被親人攜往屍陀林(墳場)埋葬,從而生起對死無常的畏懼。行者須隨時隨地憶念與思惟教法的內涵,心與法不可須臾相離,切不可認爲只有到寺廟禮佛、誦經,方稱爲修法,其余日常生活則與修法毫不相幹。

另一種觀修死無常的方法爲觀修自己死亡時的相貌,藉由平時觀看他人往生時的面容,推測自己死亡時的相貌,從而生起對死無常的體悟。吾人此生所致力追求的目標,不外乎「扶親制敵」,爲了扶助親人與打擊敵人,而努力積聚各種資具。由於只努力追求此生的安樂,執著無常爲恒常,當看到他人死亡時,總是認爲事不關己,內心對於自己終將死亡的事實,無法生起絲毫的警惕。

由於執著無常爲恒常的緣故,使行者對死期不定的事實視若無睹,所思所作均是爲成辦此生的安樂。即使閻羅死主如晴天霹雳一般突然降臨,仍然執著自己不會立即死去。一旦真正面臨死亡時,卻發現自己所致力扶助的親人,無法繼續陪伴自己,爲自己分擔惡業;所努力積聚的各種資具,無法帶走些許,只剩下滿身的惡業伴隨著自己。此時,內心爲悔恨所盤據,然而已經太遲,縱然此刻心生覺悟,欲修持正法亦不可得。是故,行者須藉由親見他人死亡的情形,觀修自己死亡時的情景,平日力大無窮的人,臨終時卻連擡起手臂的力氣也沒有;見到自己所喜愛的食物置於面前,卻無法享用;縱然吃下再多神丹妙藥,依然藥石罔效。。。

由於對死無常未能生起深刻的體悟,因此,所修習的任何法門,無法生起任何證量,無法産生真正的效果。臨終時,欲生起善念、修法乃至獲得佛菩薩加持的心願,亦變得渺不可及。因此,平日對於死無常的內涵,應深加思惟與體會,藉由目睹他人死亡的情景,觀修自己臨終時的景況,將有助於行者生起對死無常的體悟,從而生起出離心。

行者心中或許對於自己尚健康活著的時候,卻須以三種根本、九種因相、三種決定預先觀修死無常,而感到困惑,甚至懷疑是否會産生不良的影響?此種疑慮是多余且不可取的。須努力觀修死無常的原因有二:一、行者若於平日即能努力觀修死無常,對死無常具有深刻的體悟,則即使僅念誦一句四皈依,亦能獲致極大的功德;若未能努力觀修死無常,則縱然修再多的法,所獲致的功德利益仍將極爲有限。二、行者平日若能努力觀修死無常,當死亡降臨自身時,即使如晴天霹雳一般突然出現,亦能坦然面對,不生起任何後悔的心念,從而獲致善逝。

觀修自己面臨死亡的情景時,行者應思惟此生所努力追求的美好事物,須即刻放下;此生所珍愛的親眷,縱然有再多的不舍與眷念,亦須別離。此時,自己正穿上此生的最後一件衣服,睡在此生的最後一張床上,親友們正商討著如何處理自己的後事。即使想要交代遺言,亦因「地大」崩解,舌頭不聽使喚,而不知所雲;因「風大」崩解,而呼出的氣息很長,吸進的氣息卻很短,當最後一口氣呼出,即如同琴弦斷了一般,此爲「風大」已完全崩解的現象。因身體功能的喪失,而大小便失禁;平日所貪戀的美食,此時卻覺得令人作嘔;此生所努力積聚的錢財,分毫亦帶不走,甚至在自己尚未斷氣前,親眷即爲了搶奪家産而诤鬥,最後,甚至兄弟反目、對簿公堂。想想自己辛苦一生造作了無數惡業,爲自己與親眷累積了許多財富,卻落得如此下場,內心悔恨萬分,然而亦無可奈何。此時,僅存意識孤獨地離開身體,如同棉絮一般隨著此生所累積的善業與惡業的強大業風,吹向充滿各種危難的中陰身,孤獨地承受著無邊的畏懼與痛苦,並由業力牽引至茫然不可知的來世…。如是觀修死亡的情景,如同自己親見曆曆在目一般,使自己對死無常生起極爲畏懼的心念,從而生起深刻的體悟。

對於厭棄對此生貪著的修持,行者或許認爲:如果舍棄了此生的一切,如何能繼續活下去?會有如此的疑問,乃是誤解了厭棄對此生貪著的意涵。所謂厭棄對此生的貪著,意指行者對此生所追求的受用與財富,不應生起任何貪戀與執著的心念,此爲修行的精髓。世人皆有傳家之寶,能維係整個家族的生存命脈,即使於戰亂中,亦能延續不斷。噶當派的祖師則以十秘財(十法財)爲曆代傳承的珍寶,作爲修行依止的圭臬。

十秘財的內容爲:四依止(心極法依止、法極窮依止、窮極死依止、死極荒溝依止)、三金剛(事前無牽累金剛、事後無愧悔金剛、與智慧金剛同行)、三得(出於人群、入於狗伍、獲得聖位)。

十秘財的意涵如下:

一、心極法依止:行者由觀修自己必定須面臨死亡且死期無定的義理,了知於面臨死亡時,唯有平日所修習的正法能對自己産生殊勝的利益;因此,將所有心念皆轉爲依止於正法之上。

二、法極窮依止:行者認爲若自己將所有的心念皆專注依止於正法,對世俗的營生事業不努力求取,如何能確保衣食無虞?是故,行者應下定決心如乞丐一般,以最少的資具維持生活所需,即使極爲貧窮,所有心念仍專注於正法,絲毫不受動搖。

三、窮極死依止:行者由於極爲貧窮,因而心中産生如是疑惑:我若不準備生活所需的資具,如果不幸餓死或凍死,即失去精進修持正法的機緣。然而行者卻可反思所有衆生均須面臨死亡,無論生活貧窮或富裕皆是如此,既然難逃一死,與其爲求積聚財富造作深重惡業而死,毋甯爲了精進修持正法累積功德而亡,兩者的意義有天壤之別。行者於無止盡的輪回流轉之中,生生世世莫非皆爲追求世間的榮華富貴而死,此生若能有機緣爲精進修持正法而亡,內心當深感欣慰。人天導師釋迦牟尼佛往昔行菩薩道時,由於已完全淨除我執之故,有許多世是將自己的生命布施與衆生而圓寂;因此,行者爲證得圓滿佛果,即使是自己的生命亦當毫不吝惜,持用以行布施。

四、死極荒溝依止:行者或許認爲自己因專注修習正法貧窮而死,則自己的後事須交給何人處理?然而,吾人的身體只是四大和合的不淨之身,死後骨肉腐壞還歸大地,何足珍惜!若因精進修持正法導致貧窮而死,即使如野狗一般曝屍荒野,亦當一心堅忍修持苦行。

五、事前無牽累金剛:由於行者以前述四種依止立下堅定修持正法的心志,此時,知悉行者心念的親友,必然以種種動聽的言語,勸行者在家亦可修行,何須抛棄財富受用與親眷,獨自至僻靜之處,過著閉關修行孤苦艱辛的生活,甚至以種種手段要挾行者,不可離家修行。此時,行者仍如金剛一般心志堅定,不爲所動,一心堅定專注修持正法,此即事前無牽累金剛的意涵。

六、事後無愧悔金剛:行者以堅定的決心至荒郊野外或崇山峻嶺之中閉關修行,他人或許會以異樣的眼光看待行者。見到行者四處爲家、衣衫褴褛、蓬頭垢面、飲食粗粝,或許會批評行者癫狂有如乞丐一般的行徑,不斷冷嘲熱諷;或將行者視爲神通具足的大成就者,衆人口耳相傳而崇拜不已。凡此種種譏、稱、毀、譽,對行者均無任何意義與影響,內心絲毫不生任何慚愧與後悔的心念,此即事後無愧悔金剛的意涵。

七、與智慧金剛同行:行者既已開始閉關修行,應當下定決心堅持下去,不因閉關修持的艱辛而退轉。往昔於藏地,曾有一位官員於閱讀密勒日巴尊者的傳記之後,深爲尊者堅定苦修的精神所感動,於是下定決心效法尊者的苦行,將家産全部布施與他人,然後前往深山閉關修行,然而因心志不堅,無法承受修行的艱苦而退轉,三日之後,即返回家中,且向他人訴說這一切都是密勒日巴尊者所害,因而被傳爲笑談。

八、出於人群:行者由於已能與智慧金剛同行,心念已然完全專注於正法的修持,因而行爲舉止與一般熱衷追逐榮華富貴的人們,有著極大的差異,甚至完全相反。人們可能將行者視爲瘋子,然而行者依然一心依止正法修持,故不樂於與人群同處。

九、入於狗伍:由於行者舍棄一切財富受用的追求,樂往僻靜之處閉關虔修,過著居無定所的生活,飲食亦極爲粗陋,僅求能延續色身即可。此種生活在世人看來有如野狗一般,然而卻無法動搖行者精進苦行的決心。

十、獲得聖位:由於行者舍棄世間一切財富受用與無益之事,精進修持正法,因而能證得解脫成佛的果位。密勒日巴尊者往昔開始閉關修持時,生活極爲艱辛,經常找不到任何食物可吃;後來,由於他精進苦修的情形逐漸爲他人所知曉,並爲人所崇敬,於是許多施主紛紛供養衣物與飲食,數量多到無法完全穿戴與吃完。

人天導師釋迦牟尼佛、阿底峽尊者、寂天菩薩(入菩薩行論的作者)均貴爲一國的王子,擁有無量的財富與權勢,但祂們仍能毅然放下一切,出家修持各種苦行。格魯派的祖師—宗喀巴大師雖擁有衆多的弟子,然而由於文殊菩薩的教誡,縱然弟子們不斷懇求大師講授更多的經論,甚至明成祖亦派遣使者迎請 大師前往北京接受供養與弘法,大師仍毅然決然地放下一切,派遣弟子「章嘉呼圖克圖」爲代表奉诏進京,自己卻與八位弟子閉關苦修,此因大師了知若未能精進修持,從而生起證量,對於衆生的利益將有所缺憾。修持十秘財的關鍵,並非須舍棄一切,前往深山閉關苦修方可;而是必須於心中對此生的貪著生起極大的厭離,如此,方能於心續中生起證量。若未能厭離對此生的貪著,縱然將所擁有的一切財富受用完全布施與他人,獨自逃往荒郊野外,仍然無法生起真實而深刻的體悟。

密勒日巴尊者曾如是開示:「世間的一切財富受用,於臨終時,無法帶走分毫;既然終究均須放下,爲何不於此刻即放下一切,而謀求更爲殊勝的利益。」

修持任何的教法之前,均須修正意念與動機,以前講授禅定止觀時,曾提及可以數息的方法,止息粗分的分別心。其它修正意念動機較爲常用的方法,則是觀想面前虛空有釋迦牟尼佛爲主尊的皈依境,了知佛陀爲佛、法、僧的總集。由思惟依止善知識、暇滿人身難得、死無常(三根本、九因相、三決定)的內涵,觀修自己死亡時的相貌,進而以十秘財的要訣逐步修正自己的意念與動機,讓自己的心念能專注於善念與善行之上,思惟自己往昔所曾造作無量無邊的惡業,臨終時,必然爲惡業所牽引,而墮入三惡道,承受無量無邊的痛苦。如是思惟令自己對輪回心生極大的厭離與畏懼,此時以虔敬的信心,祈求三寶攝受,觀想資糧田諸尊放出無數的光與甘露進入自身,將自己所有的惡業與煩惱完全淨除,此爲修持任何教法的根本。

上師所講授的任何教法,其目的無非是希望能使行者獲得殊勝的利益,冀望諸位能將教法付諸實修,如此,始能獲致佛法殊勝的利益,講經說法方能具足意義。

貳、如何斷除對來生的貪著

聖道三要的內涵爲出離心、菩提心與空性正見慧,其中出離心的修持,可分爲斷除對此生的貪著與斷除對來生(輪回)的貪著。吾人由於累世所串習的習氣,總是認爲若不去追求財富受用,如何能衣食無虞地活在世上;然而,此種觀念是謬誤與似是而非的。

因爲對此生的貪著,而竭盡心力追求名利,雖費盡心思努力追求,卻不一定皆能如願,並且於追求的過程中,由於貪、瞋、癡煩惱習氣的影響,而衍生巨大的痛苦,從而造作了深重的惡業,導致吾人不斷於輪回中流轉,乃至墮入三惡道之中,承受著難以忍受的苦楚。反之,若能舍棄對此生的貪著,行者除能獲得此生的圓滿之外,尚能使來世得以往生人天善趣,而免於墮入三惡道之中。因此,對此生的貪著乃是造成吾人無法獲致安樂,且須承受無量痛苦的重要原因。噶當派祖師曾開示道:「吾人於輪回中所承受的各種痛苦,均肇因於對此生的貪著;唯有停止繼續造作惡因,方能免於承受痛苦的結果。」然而,世人卻常反其道而行,盡管畏懼惡業的果報,卻不斷造作與積集惡因,並且除了自己親作之外,尚教唆他人去作與見作隨喜。如此顛倒的觀念與行爲,如何能免於承受惡業的苦果。是故,唯有斷除對此生的貪著,避免繼續造作惡因,方能令痛苦止息。

對此生的強烈貪著,易使自心經常處於不安與混亂的狀態。由於都對此生的貪著,希求此生的財富受用皆能圓滿;因此,當財富受用因惡緣而衰損時,當遭遇橫逆與災厄時,當自己所擁有的種種圓滿有所缺陷時,內心隨即陷入不安、混亂與恐懼之中,害怕失去目前所擁有的一切。世間的一切事物既然均爲因緣和合而成,即離不開成、住、壞、空的變化過程;是故,行者應舍棄對此生的貪著。由於舍棄對此生的貪著,行者反而能成辦此生的幸福,來世得以往生人天善趣,乃至解脫成佛的大門,亦因此而敞開。

舍棄對此生的貪著並非須將工作辭去、將財富散盡、過著孤苦無依的日子;而是須將貪求與執著此生榮華富貴的心,予以斷除。當吾人以強烈貪著的心念去追求榮華富貴時,往往不能如願,甚至適得其反;例如,當吾人竭盡心力欲獲得美好的名聲時,卻反而形成自己獲得美好名聲的障礙;反之,若能舍棄對名聲的貪著,卻能獲得他人誠摯的贊歎。因此,舍棄對此生的貪著,非但不會造成此生的不幸與苦難,反而能成辦此生乃至來世的幸福與安樂。

如同將濕軟的皮革披在身上,最初會生起舒服的覺受,但當皮革逐漸幹燥變硬,緊黏著皮膚時,卻令人覺得極爲不適,而須借助刀子將皮革卸下。吾人起初受用世間的榮華富貴時,會有短暫的安樂産生;然而當短暫的安樂消失,隨之而來的卻是種種的痛苦,此時唯有倚仗智慧的寶劍,辨別諸法的正確與否?將無益之事徹底斬斷,方能從痛苦中解脫。

行者可曾思惟:是誰令我們此生承受著巨大的苦楚?是誰令我們墮入三惡道?是誰令我們受到鄙視?所有的答案均指向自己。由於對此生的貪著,令我們造作諸如殺生、偷盜…種種惡行,甚至弒害對自己具足大恩的雙親,將具足恩德的師長當成仆役一般使喚,如此種種深重的罪業,皆由於對此生的貪著而造作。職是之故,使自己遭致侮辱,將自己係縛於無邊的痛苦之中,此等行爲實是愚不可及!因此,行者必須斷除對此生的貪著。

人天導師釋迦牟尼佛貴爲一國的王子,擁有無量的財寶、權勢、宮殿、妃眷、臣子與軍民,然而佛陀卻對之心生厭離,毅然舍棄對此生的貪著,出家修持苦行,最後,證得正等正覺的圓滿佛果。所傳授的教法,度化了成千成萬的菩薩與阿羅漢,證得須陀洹、斯陀洹、阿那含果的四衆弟子不可勝數,且擁有世間與出世間一切最美好的名聲,佛陀證得聖位的弟子之中,部分亦是來自於王族,由於斷除對此生的貪著而證得聖位。以此爲例,可說明斷除對此生的貪著,非但不會遭致痛苦與不幸,且能成辦世間與出世間一切圓滿與善好的結果。

世人多汲汲營營於追求此生的安樂,然而或無法如願,或僥幸得以享受數年的安樂,但卻因此而造作深重的惡業,導致此生須承受種種痛苦。臨終時,亦受此惡業所牽引而墮入三惡道之中,承受更爲巨大與可怖的痛苦,與當初追求安樂的目的有天壤之別。是故,行者欲從無止盡的輪回苦海中獲致解脫,應當思惟其關鍵在於舍棄對此生的貪著,藉由不斷的思惟與串習(修道)將心續中的貪、瞋、癡煩惱斷除,方能免於繼續於輪回中流轉不止,從而獲致解脫乃至成佛。

修持任何教法,皆須以皈依與發心爲基礎。皈依三寶爲一切修行的基礎,藉由三寶不可思議的功德,令自己發起與增長廣大的菩提心,此爲皈依發心的意義。是故,修持任何教法之前,應先觀想皈依境,主尊爲釋迦牟尼佛,左側有文殊菩薩與甚深見派的傳承祖師,右側有彌勒菩薩與廣大行派的傳承祖師,周圍複有無數的諸佛菩薩、羅漢聖衆與空行護法所圍繞,本師釋迦牟尼佛爲佛法僧三寶與上師、本尊、諸佛菩薩、空行護法的總集。其後,對資糧田諸尊作禮敬、供養、忏悔、隨喜、請轉××、請佛住世、回向等七支供養,供養畢,作虔敬的祈請,觀想自身周圍有無量的衆生圍繞,無數的衆生皆如同自己過去生的母親一般,此刻正承受著巨大的苦楚,且心續中未能生起任何道次第的證量,行者祈請釋迦牟尼佛放出無數的五色光與甘露,進入自身與有情衆生的頂門,淨除有情衆生一切的煩惱業障與所有生起道次第證量的障礙,從而於心續中生起如理依止善知識、出離心、菩提心與空性正見慧的證量。以此積資淨罪的修持爲前行,其後,進入正行的修持。

對於聖道三要乃至佛陀所開示的任何教法,行者切不可僅將其視爲佛學知識,認爲只須了解其義理即已足夠,而不思努力修持與串習,使心續中能生起各種道次第的證量;如此,不但沒有任何利益,反而形成種種的障礙。如同獵人所設下的陷阱,若未能將獵物一舉成擒,則下次獵物再遇到此陷阱,已經知道須避開陷阱以免爲獵人所擒獲,欲再捕捉此獵物已不可能。

於「暇滿難得壽不留」偈頌中,觀修暇滿難得爲觀修死無常的前行,觀修壽不留則爲觀修死無常的正行。行者無論修誦任何法門,必須於內心生起覺受,使心識轉化,從而真正修正自己的意念與動機,切不可僅止於口頭念誦,應付了事,此等作爲將不具有任何意義。

「業果不爽輪回苦,數思能斷來世欲。」此句偈誦的意涵,乃是講述修持死無常的第二部分—-斷除對輪回(來世)的貪著。藉由思惟與修持「暇滿難得壽不留」,行者能了知生命的短暫與死期無定,自己終將死亡的事實。然而,若人死後即灰飛煙滅,則不須在意來世將往生何處。但意識牽引行者往生來世卻是極爲明確的事實,至於來世往生何處?則由過去生與此生所造作的業力所決定。業力可分爲善(白)業、惡(黑)業與無記業,其中,善業又可分爲福德業與不動業,若行者所造作的福德業力量較強,則來世將往生人界或欲界的天;若所造作的不動業力量較強,則往生色界與無色界的天;若所造作惡業的力量較強,則往生地獄、惡鬼、畜生等三惡道。

行者觀照此生的種種際遇,即能發現生活中充斥著各式各樣的痛苦,導致痛苦産生的根源,乃是由於過去生所造作的惡業,只要牽引行者繼續進取獲得有漏蘊身的原因—-煩惱與業障尚未淨除,縱使來世再投生爲人,依然須繼續承受萬般苦楚。因此,行者切不可僅止於了知三惡道無量無邊的痛苦,而對於人、天的諸般苦楚視若無睹,認爲來世只須能往生人天善趣,獲得天身或人身,不墮入三惡道,即無須擔心繼續受苦,且能享受榮華富貴所帶來的種種安樂,若執持此種謬誤的見解,即是對於輪回中的種種盛事仍有所貪著。

往生人天善趣的目的,並非爲了受用種種安樂。行者即使生爲天人,沒有現行「苦苦」的痛苦,且受用著過去生造作的善業所累積的善報,然而,當善報受用竭盡之後,則必須承受由過去生造作的惡業所牽引的苦果,與墮入惡趣的衆生相較,僅止於受苦時間的先後不同而已,並無法從輪回的痛苦中逃脫。是故,上至無色界最高的「有頂天」(「有」即輪回),下至欲界最底層的「無間地獄」,所有衆生均須承受各式各樣的痛苦,無人得以幸免!

如同監獄中的犯人,須忍受種種的不自由、爲他人所使喚的痛苦,其中仍有得以歇息、舒緩的機會,然而,縱能稍得喘息,依然身係牢獄之中,不得解脫。行者於過去生或曾生爲天人,具足極大的神通與禅定的力量;或曾生爲國王,擁有無量的權勢與財富,此刻卻依然於輪回中流轉不止,或淪入三惡道承受無量無邊的痛苦,乃至此生獲得人身,依然須繼續承受諸般苦楚。因此,行者當了知痛苦是輪回的本質,除此之外,毫無任何安樂可言!

欲從輪回中獲致解脫,唯一的方法即是須將心續中所累積的福業與惡業完全淨除,且不再造作任何新業,而造作業障的根源,乃是心續中強烈的我執,因此,行者必須了知業果的意涵,藉由思惟業果的意涵,從而斷除對此生的貪著。菩提道次第廣論中,將業果歸攝於下士道的範疇之中,藉以斷除對此生的貪著。聖道三要則藉由觀修死無常,斷除對此生的貪著,而將業果歸攝於中士道的範疇,藉以斷除對來生(輪回)的貪著。因此,欲斷除對此生乃至來世的貪著,均須深入思惟與了知業果的意涵,從而將心續中所累積的業障淨除,如此,方能免於受業力的牽引,繼續於輪回中流轉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