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文庫-十二緣起支

十二緣起支 果碩仁波切

來源: 果碩普利協會

昔日,中印度的「郢間國」國王收到邊地的「烏仗仰那國」國王所致贈的貴重禮物,郢間國王猶豫著不知選擇何種寶物回贈烏仗仰那國王較爲適當?最後,決定將他最珍視的六道輪回圖贈與烏仗仰那國王,烏仗仰那國王看到六道輪回圖之後,內心生起極大的證量,從而即身證得阿羅漢果。

生死輪回圖目前流傳有數種版本。此圖由內至外共有三層圓圈,最內層爲雞(象徵貪)、蛇(象徵瞋)、豬(象徵癡)三種動物,表示衆生之所以於輪回中流轉不止的原因,即是由於受貪、瞋、癡煩惱牽引所致。第二層爲六道輪回的情形,其中阿修羅又稱爲「非天」,其心續的本質與天人相同,因此,亦有將天人與阿修羅歸爲一類而稱爲「五趣」。

六道衆生的身形有向上與往下的差別,象徵衆生若努力行善能逐次上升人天善趣,若造惡則下墮於惡趣之中。第三層爲十二緣起支,說明衆生於輪回中流轉的原因與情形。此三層圖均爲面目猙獰可怖的閻羅死主,以銳利的爪牙所牢牢箝制住,象徵上至無色界的有頂天,下至無間地獄,只要是在三界六道中流轉的衆生,對於自己的生死不具有任何自主的能力,無法擺脫死無常的掌握,完全聽任閻羅死主所宰制。

十二緣起支以無明爲開端,關於無明的定義,依佛經的記載:無明是一種非善與虛假的情境,與諸法的真實性—空性相違背。諸法乃是由因緣聚合而暫時存在並顯現其作用,沒有任何一法能不待因緣而自生,皆不具有獨立自存的自性,因此,諸法的本質乃爲無自性(空性)。若執著諸法是獨立自存,皆具有真實的內涵,此種與諸法真實性相互違背的愚昧心態,即爲無明。

此外,亦有將無明定義爲昧於因果的心態。若依中觀應成派的見解,無明爲昧於「補特伽羅」人無我與法無我的真實意涵,從而執持人我與法我(色、聲、香、味、觸、法與色、受、想、行、識)皆具有自性,此種執著人我與法我皆具有自性的無明,是與生俱來而非由暫時的「遍計所執性」(唯識三性之一,意爲執著依他緣而生起的諸法爲實有的心態)所施設,因此,是一種俱生的無明。

在六道輪回圖中,以失明且拄著柺杖的老婦人比喻無明。衆生因受無明的牽引,昧於諸法無自性(空性)的真實意涵,亦昧於業果的義理,從而不斷造作惡業,使自己於輪回中流轉不止。因此,俱生無明可視爲「因位的等起」(動機),使衆生的心續生起貪、瞋、癡,覆蔽了衆生清淨的本性,牽引衆生不斷造作惡業。宗喀巴大師於其所著作的「金鬘疏」(現觀莊嚴論的注釋)中,將昧於諸法無自性的無明,稱爲「因位」的無明;而將昧於業果的無明,稱爲「時位」的無明。於菩提道次第廣論中,則將無明的定義同時安立爲昧於諸法無自性與業果等兩種意涵。

六道輪回圖中,將無明描繪爲左手拄著柺杖、彎腰駝背的失明老婦,其原因在於:失明的人由於看不見外界的事物、分不清楚方向,容易使自己身陷險境與困厄之中而不自知,從而導致須承受諸般痛苦。無明亦是如此,有情衆生由於受無明的蔽障,不斷造作惡業,導致自己於輪回中流轉不止,承受著無量無邊的苦楚,因此,無明乃是輪回的根本。

第二緣起支爲「行」,意指造業、作業。衆生由於無明的等起(原因),不斷造作各式各樣的業,進而取得來世的有漏蘊身。業可分爲非福業、福業、不動業三種,衆生因爲昧於業果的道理,而造作惡業,導致來世淪墮三惡道,此即爲非福業;雖了知業果的道理,然因昧於諸法的真實義(空性),而造作十善業,來世往生於人趣或欲界天,此即爲福業;雖能修持禅定,然亦因昧於諸法的真實義,來世往生於色界或無色界天,此即爲不動業。以上乃就總體而言,論述造作非福業、福業與不動業的衆生來世往生的情形;若就個別而言,造作非福業的衆生,由於造業的差別,來世往生與所造作的業相隨順的各種地獄、餓鬼、畜生,其投生的處所不盡相同;造作福業的衆生,由於造業的差別,而往生爲人或欲界的六重天(四天王天、夜摩天、三十三天…),壽命與福報亦不盡相同;造作不動業的衆生,亦以造業的差別,而可能往生色界的十七重天或無色界的四重天。

六道輪回圖中,以制作陶瓷器的工人比喻「行」。陶瓷工人將陶土置於轉盤之上,由其決定將陶土捏制成何種形狀與用途的陶瓷器。衆生即如工人一般,由自身造業的不同,決定自己來世將往生何處?

第三緣起支爲「識」,識可分爲「因位識」與「果位識」兩種階段。衆生由於受無明的牽引而造業(行),於心續中留下習氣,此即爲「因位識」;由心續中所遺留的因位識感得來世意識入住母胎,種子成熟現爲果報,此即爲「果位識」。六道輪回圖中,將「識」描繪爲一只活蹦亂跳的猴子處在有六個窗戶的空屋之中,六個窗戶分別象徵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活蹦亂跳、不安於室的猴子象徵心識,心識藉著六根與外界六塵(色、聲、香、味、觸、法)接觸,産生各種樂受與苦受,複由樂受與苦受引發貪、瞋、癡等煩惱,受煩惱牽引而造業,從而導致衆生於輪回中不停的流轉,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因此,行者欲從輪回中解脫,必須調伏散亂不已、片刻不得安甯的心識,將奔馳不止的心猿與意馬牢牢拴住,避免繼續放任其滋生事端。

第四緣起支爲「名色」,「名」即受、想、行、識四蘊,「色」即色蘊。三界之中,除了無色界僅有受、想、行、識四蘊,而不具有色蘊之外;色界與欲界皆五蘊具足。若就胎生而言,色蘊代表意識最初入住母胎的「羯羅藍」位;是故,「名色」合稱即表示五蘊。六道輪回圖中,以有船夫撐劃渡河的舟船或有人居住的帳棚比喻「名色」,無論是舟船或帳棚,均需要各種材料與零件聚合起來,方能成型且發揮作用,象徵衆生所獲得的蘊身必須由五蘊聚合而成的意涵。

第五緣起支爲「六入」,「六入」即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成熟的階段,處於母胎中的衆生,其六根雖已成熟,但與六根相互配合的六識(眼、耳、鼻、舌、身、意)則尚未發展完成,無法産生作用,因此,無法與外界的六塵(境)産生接觸,須待六識完備之後,方能産生「觸」。此時,六根的本質不受外境影響。六道輪回圖中,以有六個窗戶的空屋比喻六入,六個窗戶比喻六根,屋內空無一人比喻六識尚未完備。「名色」與「六入」皆表示衆生入住母胎獲得異熟身(第十一緣起支—「生」)之後的階段。第六緣起支爲「觸」,處於母胎中的衆生,其六識已發展完備,六識藉由六根與外界的六塵産生作用,從而産生「觸」。此時,根、境、識已然開始相互影響。六道輪回圖中,以接吻的人比喻「觸」,其意涵在於「觸」必須由根、境、識三者相互接觸,方能産生作用。

第七緣起支爲「受」,由於根、境、識三者開始産生作用,此時衆生對於可意(喜愛)境會産生樂受,對於不可意(厭惡)境會産生苦受,對於非可意亦非非可意(中庸)境會産生舍受。六道輪回圖中,以被箭射入眼睛的人比喻「受」,眼睛是人們最敏感的器官,平時只要有一顆沙粒飛入眼中,即令人感覺非常不適,更何況是被箭射入眼睛!此比喻說明當六識藉由六根與六塵開始接觸,將産生強烈的樂受、苦受與舍受等諸多覺受。

第八緣起支爲「愛」,「愛」由「受」而來,衆生對於喜愛、厭惡與中庸三種外境,會産生樂受、苦受與舍受三種強烈的覺受,內心對於樂受生起貪著的心念,對於苦受則生起厭離的心念。六道輪回圖中,以手握酒瓶狂飲不止的酒鬼比喻「愛」,由於酒鬼已酗酒成瘾且嗜酒如命,因此,欲令其戒酒已不可能。以此說明衆生對於樂受的貪愛與對苦受的厭離的強烈執著,已到了無法須臾暫舍的程度!

第九緣起支爲「取」,「取」源自於「愛」,由於衆生對樂受的貪愛與對苦受的厭離具有強烈的執著,對樂受與苦受所産生的境生起極強的貪取心,從而毫無餍足地執取各種樂受與苦受。六道輪回圖中,以在樹上摘取水果實用的猴子比喻「取」,猴子摘取水果時,無論果實是否成熟?均隨意采摘,且邊食用邊摘取,經常將果實咬食數口即棄置於地,貪得無餍地繼續摘取其余的果實食用,衆生對於樂受與苦受的貪取亦複如是。

第十緣起支爲「有」,衆生因無明而造業,於心續中留下習氣,稱爲「因位識」,經由「愛」與「取」的潤澤與滋養,「因位識」即隨著「愛」與「取」力量的牽引,肯定獲得來世的有漏蘊身,此即爲「有」。若缺乏「愛」與「取」的滋養,則「因位識」並無法取得來世的生命。六道輪回圖中,以孕婦比喻「有」,婦女受孕之後,必須經過十月懷胎,方能産下一位健全的嬰兒,以此說明「因位識」必須藉由「愛」與「取」二種助緣,方可逐漸成熟,進而獲得來世的生命

第十一緣起支爲「生」,「因位識」經由「愛」與「取」的滋潤,肯定獲得來世的生命,當意識最初入住母胎的刹那,即爲「生」緣起支的開始。六道輪回圖中,以正在分娩的婦女比喻「生」。

第十二緣起支爲「老死」,意識最初入住母胎的刹那屬於「生」緣起支,下一個刹那起,即屬於「老死」緣起支,「老」的定義並非年齡大於一定歲數以上的衆生,而是指衆生的有漏蘊身不斷成熟轉變,與前一刹那的蘊身有所變化與差異時,即爲「老」的意涵。意識入住母胎後,衆生的蘊身即不斷變化,是故,屬於「老」的階段。「死」的定義爲意識棄舍並遠離相隨順的其他四蘊(色、受、想、行),使有漏蘊身趨於壞滅,此即爲「死」的意涵。六道輪回圖中,以背負死屍的老人比喻「老死」。衆生由於受「無明」與「行」的影響,而不斷造業,導致自己於輪回中流轉不止,在無色界的有頂天至欲界的無間地獄之間,上上下下流轉不止,或往生爲具足極大權勢的梵天與帝釋,受用著無量無邊的榮華富貴;或墮入地獄之中,承受著難以忍受的痛苦。如同汲取井水的水桶一般,被繩索牢牢的係住,時而被抛入井中,時而被拉起,完全無法自主!究其根源乃在於衆生對輪回的貪著,對於輪回貪著的心即是係縛水桶的繩索,若不能舍棄對輪回的貪著,即無法斬斷輪回的束縛,遑論能獲致解脫!

有一位國王請示佛陀:「若世間的本質皆爲痛苦,則何者才是究竟的安樂呢?」佛陀回答說:「究竟的圓滿與安樂即是涅槃。」國王又問:「爲何涅槃是究竟的圓滿與安樂呢?」佛陀回答說:「涅槃能究竟止息因我執所産生的分別心,貪、瞋、癡煩惱所導致的過患,六道有情衆生所有的生、老、病、死、饑餓、冷熱等痛苦,安住於諸法的真實義—空性之中,證得一切種智,具足無上的利益與神變,能因應衆生的因緣與希願,任運示現各種方式與形相,以度化有情衆生,圓滿有情衆生的願望,故爲最究竟、殊勝的圓滿與安樂。」

行者既已皈依佛門成爲佛陀的追隨者,應當戮力追求佛陀所開示的圓滿境界,生起自己必須自輪回中獲致解脫的強烈心願,徹底地遠離輪回,而非希求自己能獲得輪回中的所有短暫安樂。 行者欲自輪回中獲致解脫,必須生起堅定的出離心;欲生起堅定的出離心,必須觀察與了知輪回的種種過患;欲了知輪回的種種過患,必須觀修十二緣起支。十二緣起支除了個別講述其意涵之外,尚有二重因果的分類方式,例如,「行」緣起支的特性即是無常,無常與行是一體的兩面。十二緣起支亦可分爲「能引支」、「所引支」、「能生支」、「所生支」四種支分。能引支包含無明、行、識當中的因位識;所引支包含識當中的果位識、名色、六入、觸、受;能生支包含愛、取、有;所生支包含生、老死。無明如同播種的農夫,行如同種子,意識如同田地,農夫將種子播種於田地之後,種子經過一段時日,可能會發芽、開花與結果,由於無明而造業(行)於意識中所種下的因位識,能牽引將來所須承受的果報,故稱爲能引支。種子種入田地之後,將來能否發芽、開花與結果?端賴陽光、水分、養分等外緣配合;因位識亦必須藉由愛、取二種外緣的配合,方能確定牽引衆生流轉至來世,成熟將來所須承受的果報,果報成熟時,即爲「有」緣起支,故稱愛、取、有爲「能生支」。行者此生由於行善所造作的福業,必須藉由愛、取等外緣不斷令其成熟與增長,待因位識具足力量可牽引行者往生人天善趣之後,即進入「有」緣起支的階段。

能引支過渡至所引支中間可能經過一世,亦可能經過許多世的間隔,方能成熟;但能引支經由能生支的滋潤,必定於來世即能牽引出所生支,其果報成熟的時間絕不會超過下一世;因此,能引支是所生支的遠因,能生支則是所生支的近因。「生」與「老死」緣起支是因位識經由愛、取、有滋潤所生出的結果,故稱爲所生支。生與老死將相續引生果位識、名色、六入、觸、受,因此,所引支亦爲能引支與能生支所牽引的結果。能引支爲因位識所引生的結果,故稱爲所引支。能引支是因,所引支是果;能生支是因,所生支是果;四種分支之間具有二重因果的關係。

行者由於自身精進的修行,於意識中植下將來往生淨土的善因,此即爲能引支;植下善因之後,行者複發願能往生淨土,此即爲所引支的「愛」;不僅發願一次,且能持續不斷的發願,此即爲「取」;善因經由不斷發願的滋潤而逐漸增長,已然成熟且具足力量肯定能牽引行者往生淨土,此即爲「有」;生命終了之後,往生淨土世界,此即爲「生」;往生淨土之後,所感受的各種異熟的蘊身,此即爲果位識、名色、六入、觸、受等所引支。

十二緣起支的循環過程,快者能於二世的時間圓滿循環一次,慢者則需三世的時間方能圓滿,且此三世並非皆是連續不斷的,其間可能經過許多世的間隔。例如,行者於此生同時造作了往生人趣與天趣的善業,此生由於受往生人趣的愛、取所潤澤,從而於來世投生爲人,如是,此生所造作往生人趣的善業,於二世的時間即已圓滿;而往生天趣的善業,則須經曆一世乃至多世往生天趣的愛、取所滋潤,而於第三世投生爲天人,如是,此生所造作往生天趣的善業,可能經曆許多世的間隔,方於第三世圓滿。

世親菩薩於「俱舍論」中,非常詳盡地講述十二緣起支,他認爲行者經由努力觀修十二緣起支,對於輪回無始無盡的實相,將能生起堅定的信解。例如,藉由觀修十二緣起支,行者將能明了此生所承受的果報,乃是由過去世的無明牽引而造業,於意識中植下因位識,複經由愛、取的潤澤,感得此生須承受因位識成熟的果報,如是思惟,可斷除執著沒有過去生、不承認業力的邪見。此生複受心續中的無明煩惱所牽引,而不斷造作各式各樣的業,經由愛、取的滋養,未來肯定將繼續於輪回中流轉,感得由此生造作的業所引生的生與老死。過去的因導致現在的果,現在的愛、取則將繼續使過去的因成熟,而感得未來所獲得的異熟果報,輪回的實相即是如此無窮無盡,行者了知輪回的實相之後,當能生起堅定厭離輪回的心念。

十二緣起支亦可分爲惑(煩惱)、業、苦三類,惑包含無明、愛、取,業包含行、識,苦包含名色、六入、觸、受、有、生、老死。惑與業可歸爲四聖谛中的「集谛」,苦可歸爲「苦谛」。此外,若將十二緣起支均視爲煩惱,則屬於惑的無明、愛、取可視爲由煩惱所引起的煩惱;屬於業的行、識可視爲由業所引起的煩惱;屬於苦的名色、六入、觸、受、有、生、老死可視爲由識所引起的煩惱(基位的煩惱)。

由十二緣起支産生的順序檢視,行者此刻正處於異熟果報成熟的階段。此生所獲得的蘊身是由過去生受無明牽引所造作業的種子,經由愛、取的滋養,使異熟果報於此世成熟。然而於無數次的輪回流轉之中,行者所曾造作業的種子數量多不勝數,種子若能獲得愛、取的潤澤,將牽引行者繼續於輪回中流轉不止,承受各種異熟的果報,輪回的巨輪亦將永無止盡地轉動下去。然而行者可曾反思:何人令自己於輪回中流轉不止呢?答案是行者自己,如同一部車子若不添加油料,數日之後,必然停止無法繼續前進;行者卻由於受無明的牽引,而不斷造業;以愛、取滋養業的種子,繼續爲輪回的巨輪添加油料。是故,行者應下定決心精進修持十二緣起支的還滅門,將意識中業的種子予以淨除,使輪回得以遮止,不複繼續轉動,從而使自己能獲致出離與解脫。

促使行者於輪回中流轉不止的根源,即在於行者心續中的貪、瞋、癡煩惱,而貪與瞋乃是由無明愚癡所産生;因此,無明愚癡乃是輪回最根本的原因。六道輪回圖內圈之中,繪有雞、蛇、豬三種動物,雞象徵貪欲,蛇象徵瞋恨,豬象徵愚癡,由於貪欲與瞋恨是由愚癡所産生,所以六道輪回圖將雞與蛇描繪爲自豬的口中所生出,即說明此種意涵。

六道輪回中,第二圈繪有衆生下墮與上昇的情形,象徵衆生受貪、瞋、癡煩惱的牽引,而不斷造作各種的業,造作福業與不動業者,來世往生人天善趣;造作非福業者,來世墮落惡趣,如是不斷下墮與上昇的情形。另一種畫法則是將往生六道(五趣)衆生的中陰(中有)狀態,分別以黑、黃、白三色表示,三惡道以黑色代表,人趣以黃色代表,天趣(天與阿修羅)以白色代表,最底層爲地獄道,地獄道的右邊爲餓鬼道,左邊爲畜生道,三惡道上層的右邊爲人趣,左邊爲天與非天(阿修羅)。於三界六道中流轉的有情衆生,均無法脫離苦苦(衆生所能明顯感受的痛苦,如生、老、病、死…)、壞苦(輪回中的短暫安樂,但會轉變趨於壞滅,故稱爲壞苦)、行苦(有漏蘊身逐步趨向壞滅的苦),苦苦以三惡道作爲代表,壞苦以人與欲界天爲代表,行苦則以色界與無色界天爲代表,衆生若取得有漏蘊身,即無法遠離行苦;是故,衆生無論流轉至三界六道中的任何處所,均無法自三苦中逃離。

地獄道中間爲面目猙獰、爪牙銳利的閻羅死主,死主的左手握有一個明鏡,象徵對於衆生所造作各種的業,能一目了然;右手握有黑、白兩根刻木,將衆生所造作的白業(善業、福業)與黑業(惡業、非福業)詳細刻記下來,爲了獲得善好的緣起,一般均將白色刻木描繪成較黑色刻木爲長。衆生出生之時,即有俱生的善神(天神)與惡神(魔)常相伴隨,衆生所造的善業即與善神相應,所造作的惡業則與惡神相應。當衆生臨終之時,將爲善神與惡神所牽引,來到閻羅死主跟前,死主前方有衆多的黑色與白色的小石頭,當死主由業鏡中觀看衆生所造作的業,若爲善業則由善神撿起一顆白石頭置於衆生跟前,若爲惡業則由惡神拾起一顆黑石頭置於衆生跟前,如是衡量衆生所造作的善業與惡業,此爲衆生往生之後所面臨的情境。當死主審視完衆生所造作的業,若善業較多,則將白色刻木交予善神,引領衆生往生人天善趣;若惡業較多,則將黑色刻木交予惡神,牽引衆生墮入惡趣。六道輪回圖中,於內圈的雞、蛇、豬與第二圈的五趣之間,繪有善神與惡神,善神位於左上方,象徵將善業較多的衆生引領往生至人天善趣;惡神位於右下方,象徵將惡業較多的衆生牽引墮入惡趣之中。此外,在五趣之中,繪有現清淨梵行相的僧人,象徵清淨梵行亦爲往生善趣的因。天趣之中,繪有天與阿修羅爭戰的情形,象徵天與阿修羅仍存有許多痛苦,爲獲得善好的緣起,一般皆以天戰勝阿修羅的方式表現。人趣之中繪有人們歡喜迎接新生命、病人接受治療、老人彎腰駝背拄著柺杖等情形,象徵生而爲人所無法避免的生、老、病、死等痛苦。三惡道中,熱地獄、冷地獄、近邊地獄與餓鬼、畜生等痛苦的情形則僅能象徵性地表示,而無法詳加描繪。

六道輪回圖說明了三界中,上至有頂天、下至無間地獄的有情衆生,皆於六道(五趣)中流轉不止,而導致衆生於六道中流轉的根源,即在於衆生心續中的煩惱與業,而煩惱與業含攝於十二緣起支之中;因此,三界中的有情衆生皆爲十二緣起支所框限而無法逃脫。

行者可由各緣起支之間的因果關係,了知輪回的原因與過患,輪回的原因(煩惱與業)可歸於四聖谛中的集谛,過患則可歸於苦谛。既已了知輪回的過患及其根源,即須設法遮止輪回,使自己得以自輪回中解脫。遮止輪回的方法,必須將十二緣起支的順序逆轉過來,由老死、生、有、取、愛、受、觸、名色、六入、識、行、無明的順序,將十二緣起支逐次加以遮止,藉由修持十二緣起支的還滅門(道谛),將行者心續中的業與煩惱淨除,從而真正遮止輪回,使自己獲致解脫(滅谛)。六道輪回圖的右上方,繪有一尊立姿莊嚴的佛像,全身散發著無數的光芒,手指著對面皎潔圓滿如月輪般的光芒,此即象徵:行者不願繼續於生死輪回中流轉不止,希望能徹底止息輪回無量無邊的痛苦,獲致具足究竟安樂與圓滿的涅槃。月輪般的皎潔光芒即象徵涅槃,佛像右手指向光明,象徵行者欲獲致涅槃唯有依循佛陀的教示而行,舍此之外,別無他途!月輪的下方有一卷經文,象徵行者必須遵循佛陀所講授的教法,精進修持各種道次第的內涵,方能獲致殊勝的涅槃。六道輪回圖說明了輪回的實相,使行者了知輪回的原因與過患,如何經由修持還滅門,而獲致殊勝的涅槃,將四聖谛的義理總攝於其中。此外,十二緣起支亦可分爲煩惱與清淨二類,輪回的原因(集谛)與過患(苦谛)屬於煩惱的部分;經由修持還滅門(道谛),從而證得殊勝的涅槃(滅谛),屬於清淨的部分。行者應如是思惟:過去於生死輪回的大海中,漂流了無數的時間,此生雖有幸能獲得人身,然而各種的逆境與痛苦卻不曾間斷,此生若不能把握獲得人身且值遇佛法的殊勝機緣,繼續放任自己浪擲生命,則來世墮入三惡道承受無量無邊痛苦的慘況,肯定將一再重複發生,此種惡性循環是何等的可悲與令人畏懼!行者應如是思惟,令自己生起厭離輪回、希求獲致解脫的堅定出離心,從而使輪回的巨輪不複繼續轉動,從而獲致具足究竟安樂與圓滿的涅槃。

十二緣起支

怙主果碩仁波切 講授

十二緣起支的意涵依佛經所述爲:「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以「無明」爲開端,由「無明」而有「行」(造作的善惡諸業),由「行」而有「識」(受業力的牽引,意識入住母胎),由「識」而有「名色」(入住母胎後,胎兒的身心狀況),由「名色」而有「六入」(在母胎中長成的眼、耳、鼻、舌、身、意等六種感覺器官—六根),由「六入」而有「觸」(六根與外在da的色、聲、香、味、觸、法等六塵接觸),由「觸」而有「受」(由接觸外境所産生苦、樂、舍三種感受),由「受」而有「愛」(欣樂厭苦而貪染財、色、名、食、睡等五欲的心理活動),由「愛」而有「取」(因愛欲熾盛而對於貪染的五欲諸境起取著心),由「取」而有「有」(此生造作有漏因,導致來世須承受生死輪回的果報),由「有」而有「生」(因此生所造作的善惡諸業,而感召來世獲得與業力相隨順的色、受、想、行、識的五蘊之身),由「生」而有「老死」(既已感得有漏五蘊之身,則必將逐步邁向衰老與死亡)。

依循上述十二緣起支生起、循環的次序,行者可了知四聖谛中的苦谛與集谛;反之,若將次序反轉,則可經由還滅的過程,逐一加以遮止,而證得滅谛與道谛,從而超越輪回獲致解脫。佛陀所講授的八萬四千法門,皆可歸納於四聖谛之中,沒有任何一種教法不可以四聖谛總攝。因此,四聖谛是佛法的中心思想,佛陀初轉*輪時,即對五比丘宣說四聖谛的意涵,藉由修持四聖谛,可使任何衆生皆能由凡夫位直至解脫成佛。佛陀教化衆生時,雖均以四聖谛爲主,但仍視衆生的因緣與根器,而給予深淺、粗細、繁簡等各種不同的教導。

四聖谛的內涵是如此扼要,因此,佛陀住世時,即殷切教導弟子修學四聖谛,並且囑咐弟子於佛滅度後,以四聖谛作爲修學的重心,並將六道輪回圖(其中繪有十二緣起支)繪於寺院大門上,當信衆前來寺院禮佛時,僧衆必須詳細爲其解說含有四聖谛與十二緣起支的六道輪回圖的意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