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文庫-藏傳佛教修行次第

藏傳佛教修行次第果碩仁波切

修持的方法首重忏悔心,欲修持金剛乘之教法,需先修持加行,修持加行的目的在於忏除業障,衆生於輪回無盡的流轉之中,生生世世因身、語、意不清淨之故,累積了深厚的煩惱、業障,爲能淨除煩惱、業障,唯有借助忏悔心,才能達成;忏悔的方法,可於寺院或自家佛堂的佛、菩薩像跟前,發露忏悔心;金剛乘的行者,是以念誦三十五佛禮忏或百字明,並做大禮拜的方式,忏除業障;百字明具有淨除業障不可思議之功德,金剛乘行者需修滿大禮拜與百字明各十萬八千次以上;且需修持供養曼陀羅法。

供曼陀羅法源於佛陀未成道前,於雪山中苦修六年,以自己所擁有之一切,供養諸佛,最後,終能證悟成佛;因此,供曼陀羅之意,即是將整個宇宙,供養諸佛菩薩,以此亦需修滿十萬八千次;另亦需以淨水,供養諸佛菩薩滿十萬八千次;上述諸法,均修滿十萬八千次後,加行的修持,方告完成;至此階段,一位如法精進的密乘行者,已將身、口、意諸業完全淨除,從此制止,永不再造作惡業;如若修完加行,貪、嗔、癡、慢、疑,依然熾盛,即失去修持加行之意義。

圓滿加行的修持後,再至上師跟前,請求傳授各種修持之法要,在金剛乘的教法中,將密續之灌頂分爲事部、行部、瑜伽部、無上瑜伽部等四大部,行者得上師傳授灌頂後,即開始修持此灌頂之儀軌;與顯教不同的是,行者領受灌頂後,自觀與本尊無二無別,本尊之身、口、意,即爲自身之身、口、意;行者唯有圓滿加行之修持,淨除身、口、意諸業,方具有自觀與本尊無二無別之資格,因此,修行欲獲得成就,並非易事;格魯派之祖師——宗喀巴大師修持加行時,除於石板上作大禮拜,修供曼陀羅法,所使用之曼達盤,亦爲石頭制成,而非金、銀、銅器,然大師仍精進修持,雖磨破手肘肉穿見骨,仍無絲毫懈怠。

藏區的人民最常念誦咒語爲六字大明咒——嗡瑪尼貝美吽;以下,就六字大明咒的意涵,做簡單的解釋:「嗡」字在藏文中,是由阿、歐、瑪三字之音所組成,意指佛清淨之身、語、意,將衆生不清淨之身、語、意,淨化爲佛清淨之身、語、意,時時提醒自己需清淨身、語、意三門諸業障,即爲此字之意涵;「瑪尼」即珍寶,佛法的珍寶爲慈悲心與菩提心,唯有具足此二者,方能滿足衆生之需求;「貝美」即蓮花,蓮花出汙泥而不染,象征沒有煩惱染汙的空性智慧,因此,「貝美」之意涵即爲空性智慧;「吽」字有許多不同的解釋,但究其意涵爲「不動、不變」之意,爲五方佛中,不動佛之種子字,象征前面所提及之佛清淨的身語意、慈悲心與菩提心珍寶、空性智慧,是修行過程中,不變與不動的本質,於念誦此六字大明咒時,不斷惕勵自己,需淨除身口意諸業,具足慈悲心與菩提心,終能證悟空性智慧,爲一完整之修持法門,因此,念誦六字大明咒具有極爲殊勝之功德。

現代人生活繁忙,常身處煩惱之中,無法自拔,欲從煩惱中得到解脫,其根本在於每個人的心,心的本質是極爲光明、無礙的,日常生活中,若能每天利用短暫的時間,讓自己靜下心來,專注於當下清淨、光明的自性之中,對於過去的事不再追憶,對於未來的事,不做攀緣、妄想,對於個人的修行,將有極大之幫助。

如何懺悔罪障與積聚資糧

吾人此生所承受的種種痛苦,皆由於過去世所造作的惡業所感召;惡業亦能障礙行者無法證得各種道次第之證量,因此,修行之首要課題,即為淨除罪障。

行者欲藉由修持而淨除罪障,須具足四力(依止力、對治力、拔除力、防護力)方能成辦。

吾人造作惡業的對象,不外乎上師三寶與有情眾生;是故,欲懺悔罪障,須對上師三寶具足信心而作皈依,相信依止上師三寶不可思議的功德,終能將行者無量無邊的罪業予以淨除;此外,行者對於有情眾生應生起慈悲心與菩提心;若能具足此二種要素,行者的懺悔將具足極大的力量。

具足依止力後,行者須修持對治力以逐步淨除罪障,對治力的修持方法,最主要有兩種:一、念誦三十五佛禮懺法並行大禮拜—此為顯教懺除罪障之修法,行大禮拜時,行者可依自身狀況,調整禮拜的速度,不須強求與念誦佛號的速度相同,本法又名《菩薩墮懺》或《三聚經》,是極為殊勝的懺悔罪障修持法門。二、修誦金剛薩埵百字明咒—此為密法之懺除罪障修法,可結合大禮拜修持,亦可不行大禮拜,而以觀修金剛薩埵並念誦百字明咒的方式行之,金剛薩埵百字明咒對於淨除罪障具有極大的力量,因此,密乘行者每日至少須修誦金剛薩埵百字明咒廿一次,以達到懺悔罪障之目的。

行者精進修持依止力與對治力後,若能對自身過去所造作的惡業,生起極為後悔的心念,如此,將能使行者懺悔罪障的修持更為堅固有力。如何生起後悔的心念?經典中有如是譬喻:例如有三個人均吃下有毒的食物(造作惡業),其中一人已死亡(淪墮惡趣),一人正因毒性發作而痛苦萬分(瀕臨死亡,即將墮入惡趣),而自己雖毒性尚未發作,但看到其他二人的悲慘際遇,必定對自己吃下毒物的行為感到極為後悔,並亟思求得解毒之法。如是觀修能將行者的罪障予以拔除,達到懺除罪障的目的。

行者往昔所造作的罪業雖得以淨除,但若未能惕勵自己從此制止、永不再犯,仍然持續造作惡業,則罪障將永遠無法完全淨除;因此,須修持防護力,警惕自己勿再造作惡業。惟此目標並非一蹴可及,行者須時時省察自己的心念,避免繼續造作惡業;若已造作惡業當生起極為強烈的懺悔心,逐步將惡習斷除,如此,必能達成不再造作惡業之目標。

修行的另一個重要課題為積聚資糧,行者欲證得圓滿佛果必須累積圓滿的福德資糧與智慧資糧,福德資糧若未能圓滿,智慧資糧亦無法圓滿。在四加行法中,修持「供曼達法」為累積資糧與淨除業障的殊勝法門,菩提道次第廣論中提及:若能配合七支供養修持供曼達,將能累積極為殊勝的福德資糧。

噶當派的祖師「貢巴瓦」曾因進入甚深禪定,而忽略外事的供養,以致曼達盤佈滿灰塵,為「仲敦巴尊者」所見,尊者呵斥道:「昔日阿底峽尊者修習禪定時,仍每日三次修持供曼達,汝之禪定境界是否能勝過尊者,為何使曼達盤佈滿灰塵?」貢巴瓦聞後甚感慚愧,從此之後,每日精進修持供曼達,最後獲得殊勝的成就。

宗喀巴祖師本已具足成就,無須再修持積聚資糧的法門,但大師為後世行者能有學習的典範,因而以石頭作成的曼達盤,精進修持供曼達,乃至肉穿見骨。

修持供曼達法時,首先以左手握住曼達盤,掌心須握有寶石或米(不可空手),以右手腕根部(此部位有菩提心脈)向外摩擦曼達盤三圈(順時鐘)以淨除罪障,再向內摩擦三圈(逆時鐘)以獲致諸佛菩薩的加持。供曼達法的儀軌可分為卅七堆、廿五堆與廿三堆等三種,其中廿三堆的修法為宗喀巴祖師所傳。無論修持何種供曼達儀軌,行者所獲福德資糧的多寡,並非決定供養物的大小及珍貴與否,而是決定於行者的心量。

例如,釋迦牟尼佛住世時,護持佛教不遺餘力的「阿育王」,在久遠劫前,毘盧遮那佛住世的時代,尚是一位孩童,一日,毘盧遮那佛經過此孩童的身旁,孩童想要供養佛陀,卻苦於身邊無任何財物,遂隨手抓起一把沙土,並將沙土觀想為黃金,虔敬發心供養;由於小孩出於一片至誠而作供養,以此因緣,小孩在釋迦牟尼佛住世的時代,便成為護持佛教最力的國王。因此,行者修持供曼達法時,應修正意念與動機,以誠敬的發心與廣大的心量而作供養,必能累積殊勝的福德資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