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問

上師名字由来

哲邦寺寺內原有七大劄倉(經學院),後合並為洛色林、果莽、德揚、阿巴四大劄倉,

    我們上師得名字,就是 果莽劄倉的果字因為第一世,出身“果”芒僧院,(第一世果碩仁波切,本名敦珠嘉措,是蒙古人。原是拉薩三大寺之一哲蚌寺果芒僧院住持,博學多聞,教證具足,獲第五世尊者任命主持西藏東部格魯派重要寺院理塘寺(現稱“長青.春科爾寺”)。)及蒙古人的藏音“碩”播,尊稱仁波切為“果碩仁波切”,此尊稱一直沿用至今。

 

加持的意義

欲獲加持力、須知“加持”意

現在很多學佛人,對加持的理解有誤,識加持為保佑,以為自己的命運全由佛菩薩掌控,個人只是個沒主宰之力的承受體。於是做點供養,就一切皆辦、了事大吉。為匡正謬誤,令得加持,略釋加持之意。

    加持力的獲得,不單來自於上師三寶,更主要是來源於自己!自己的信心和行持,才是決定上師所加能否受用的關鍵。只有上師慈悲之“加”,無有自己虔信之“持”,上師的加持是得不到的。

    (一) 加持源於自己對上師三寶的信心

    論頌雲:“上師法體似雪山,虔誠之心如太陽,加持甘露方可流,切記精培虔誠心”。如只有具德上師,弟子沒有虔誠之心,加持的甘露無法流注。

    上師教言:“佛的悲心如鉤,自己的信心如圈,沒有信心的圈圈,加持力是得不到的。故加持力來自於信心,信心有多大,加持力就有多大”。

    加持如雨,信心如器,雨無分別,萬物普潤;器有大小,獲量不同。同理,佛之慈悲,平等無二,欲獲加持,必備大器,即具大信心也。歷代大德,皆因對上師三寶堅定不移的信心,方獲強而有力的加持,成就道果矣。

    (二) 加持源於自心與上師三寶的相應

    欲獲加持,必須使自己的心性與上師三寶相應,相應的程度決定加持力的大小。

    上師之心,是慈悲利他的,而我們的心卻充滿貪瞋癡三毒;上師是一切為眾生,我們卻是一切為自己;上師之心,是慈善柔軟的,而我們的心卻是硬梆梆、充滿瞋惱的……似這樣,上師所加之善法,不能融入自心,也就無法和上師相應,怎能得到上師加持呢?

    故欲獲加持,必須從自心上下功夫!少一份瞋心,多一份悲心,就多一份與上師心的相應;少一份自私心,多一份利他心,就多一份上師的加持,如能以慈心、悲心、菩提之心,虔誠祈請,上師三寶的加持就會源源不斷而來。

    (三) 加持源於自己的依教奉行

    加 持之源,即依師佛之教而行持。上師之加,如陽光普照,自己不持,似避入暗室,無法享受陽光的光明和溫暖。只求“加”己不“持”,如求醫除病,醫生再高明, 所開靈丹妙藥,病者不遵醫囑服用,病難痊癒也。譬如:上師垂加我們深明因果、不墮三途之善法,如不依師教而行持,仍造惡道之因,就難免三途苦報。因果非上師所加,非神明所賜,是宇宙的自然規律。故在至公至正的因果面前,是無情面可講、無後門可走的。自己種下惡種,再請上師加持得善果,是不可能的。上師加持我們的,是不種惡種,種了懺悔等善法,故欲獲善果,就要依教奉行,發善心、行善事、做善人矣。具體講:

    (1)欲求加持病癒延壽者:就要依師佛之教,深信因果,慈心不殺,放生茹素,誠心懺悔等。如只有求“加”之心,無尊教之行,依然殺生造惡,加持難以得到、病也難以痊癒也。

    (2)欲求加持遷除魔障者:首要了知心魔招外魔之理,欲遷外魔,先除心魔至為重要。故在祈請上師慈悲加持的同時,自己應於所緣眾生視為往昔父母,升起猛力悲心。切莫瞋怨外境,以瞋心念誦猛咒以行降伏,如此只會令外魔越伏越多。

    經雲:“何人具五種法,邪魔外道不能害。何五?不間斷法布施;於眾生無畏布施;修慈悲喜捨;常修葺(讀“氣” )佛塔;恆常對眾生髮菩提心。若具此五種法,非但魔王不能害,包括魔王眷屬也不得親近”。若依經教而修,放下執著,放大心量,廣行布施,發菩提心,定能消除違緣,遠離魔障。

    (3)欲求加持消災免難者:須知,解災解難先解怨,大安大樂先大心。一個滿腹瞋怨、三毒充盈、心胸狹小之人,猶如裝滿毒藥和大便的瓶子,上師慈悲加持的甘露是無法注入的,災難也是難免的。古人雲:“禍福無門,唯人自招”也。

    (4)欲求加持福祿晉升者:在祈請上師垂加的同時,自己必須廣行布施、供養三寶、培福行善,尚要努力修正和完善自己的德行,否則加持力也是得不到的。一個闕於信根、慳貪吝嗇、不孝父母、不敬師長、不仁不義、沒有德行之人,即使憑夙世善因,獲得高官厚祿,也難長久。或災難突降、或患病夭亡……古王今來,案例甚多。袁了凡、俞淨公改過遷善、轉困增福、消災延壽的實例,不妨效學。

    現以俞淨公為例釋加持之意。俞公雖表像上行善,心中卻充滿三毒,並被自己表象之善所蒙蔽,從而狂妄和驕慢。是他的虔誠向善之心,感得竈神現身指教,指出他不曾自知的意惡過患,從而改過遷善,由窮困潦倒、獲得親人團聚、福祿晉升。如無俞公虔誠向善之心與善法相應,難感竈神之“加”;如只有竈神之 “加”,無俞公自己改過之“持”,他的命運是不會改變的。故心善方為真善,外善內不善,難獲實效矣。

    又如:米拉日巴大師以堅定不移的虔誠之心,求得瑪爾巴上師“加”於他常人難忍之苦行,並謹奉師教、精進躬行,方使業障速消,道業速成。故加持之源是依教奉行!

    (四) 以堅定明徹的信心,正確對待加持

    世人都希冀於順,多視順為上師加持。豈知如對上師三寶有信心,一切順逆之境皆是加持。

    上 師教言:“舒舒服服消不了業”。故上師的加持,並非只表現在讓你順順利利、舒舒服服,不順和逆境恰是上師加被我們重業輕報、長業短報、夙業速消的體現。歷代的上師為成就弟子賜予的加持,多為苦行和逆境。上師的加持是以對我們真正有利、長久有利、累世有利為目的的。故只要對上師三寶有堅定明徹的信心,一切順逆境界都是有利的加持!是上師賜予我們的寶貴資糧。

    以上略釋加持之意,願您能正確認識和對待,萬萬不可只重“加”、不重“持”,得不到加持,反以為上師三寶不慈悲加持於你,徒增謗三寶之罪也。

    切記: 虔敬而至誠 心與佛相應 依教而奉行 方獲大加持

 

 

 

出離心與空正見的關係為何?

下根者生起出離心時不需要空正見。他從善知識處聽聞輪迴苦、業與煩惱使有情輪迴的教授,即雖未涉及空性的道理,但已涉及行苦的內容,並思惟業與煩惱帶來不斷生死輪迴之苦而生起出離心。這樣生起出離心,並不需要空正見。

    上根者生起出離心則與空正見有密切關係。真正輪迴的痛苦是行苦,行苦的因是業與煩惱,業與煩惱的根源是無明。無明是顛倒實執。無明所執與實際不符合,一切現象因緣和合而有,如幻而現。了知空性就會知道煩惱可斷除,解脫是有可能的。當知道解脫是可以達到的,希求解脫之心就會非常堅固,由此而生堅固的出離心。這是上根者生出離心的方式。以這種方式生起出離心,空正見就非常重要了。越透徹了解空性,厭離輪迴之心越強烈。

 

 

 

大禮拜有什麼功德? 

大禮拜的功德

大禮拜包含於七支供養之修行中,七支供養修行之內容,主要爲「積資淨罪」;「積資」即積聚智慧與福德資糧,「淨罪」即淨除累世所造作、累積之業障。行者心續能否生起證量?需仰仗積資淨罪之修持;若未做積資淨罪之修持,心續中將不可能有任何證量産生。

    七支供養之第一支爲「禮拜」;禮拜可分爲身、語、意三種;身之禮拜即以身行跪拜頂禮佛陀,語之禮拜即以言語稱頌佛陀之功德,意之禮拜即對佛陀有堅定之信仰。無論以七支供養之方法修持,或以大禮拜之方法修持,均需依循傳承祖師所傳授之方法,如法行之,方能達到積資淨罪之目的。

    如法之禮拜方式,首先需合掌,兩手拇指置於兩手掌中間;手掌中間空心之部分,象征空性之緣起;供養、頂禮…等緣起,攸關行者將來修行之成就;空性之緣起,能感得於佛陀住世或佛陀涅槃後,獲得殊勝之人身。兩手合掌後,首先需置於頂上,次置於喉間,後置於心間;然後兩手掌貼地,其次雙膝跪地,最後額頭觸地,如是行五體投地之禮拜。雙手合掌置於頂上(頭頂或額頭),能感得將來證得佛陀具有三十二種妙相、八十種隨好之圓滿色身(合掌置於頂上,能感得將來證得佛圓滿之頂髻;置於額頭,則能感得將來證得白毫相);置於喉間,能感得將來證得佛陀六十種妙音之功德;置於心間,能感得證悟佛陀遍一切知之「一切種智」。

    其後,需雙足並攏、雙手貼地、雙膝跪地、額頭觸地,則根源於戒律中「業部」之規定;任何細微之動作均需如法而行,切不可隨意、散漫行之,其中若有不如法之處,則所行之禮拜,雖亦能積資淨罪,但仍有缺失;猶如持花供佛,雖能獲致殊勝果報,惟若花朵有枯萎等缺陷,則將令此殊勝果報有所缺失,此亦爲另一不佳緣起之象征,行者於此需謹慎爲是!

    行大禮拜時,除口頭念誦與身體曲躬之外,虔敬信仰之意念與信心,爲此法之精髓所在,將來修持能獲得任何成就?亦取決於是否具足虔敬之信念。行者藉由如法行大禮拜,除能證得佛陀身、語、意之功德,且能對治心續中,貪、瞋、癡、慢、疑等五種煩惱中之「傲慢」。吾人之所以心生傲慢,關鍵在於無法將他人置於自己之上,藉由行大禮拜,將自身最高之部位—頭部觸地,沒有比地面更爲低下之處,故當吾人行大禮拜時,是將所禮拜之對象,置於遠高於自己之處,以此能對治心續中傲慢之煩惱與累世因傲慢所造作之業障。

    行者禮拜之對象,不應僅限於佛菩薩,所有一切有情衆生,都應當爲禮拜之對象。如同佛經當中的一段祈願文:願我時時使自己處於卑下,願我時時將衆生置於頂上。一個人能獲得身體乃至活在世上,均需倚靠有情衆生之恩澤,方能達成;吾人所企求此生之安樂,乃至證得解脫成佛之果位,亦需藉助其它有情衆生,方能圓滿。例如,欲證得圓滿菩提,首先需圓滿布施、持戒、忍辱…等六波羅密,若無其它衆生爲對象,讓行者行布施、習持戒、修忍辱,如何能圓滿此三種波羅密?如何能圓滿菩薩道之資糧。如是思維有情衆生之恩澤,內心對有情衆生之恭敬心,自能油然而生。

    藏諺雲:高傲的岩石上,無法留住功德的水滴。陡峭險峻的山壁,除非有凹洞,否則縱使下再大的雨,依舊無法留住任何的水滴;因此,如以傲慢如陡峭山岩的心態修持,將無法留住如水滴般之功德。行者欲使功德累積增長,首先即需對治心續中之傲慢,故當時時提醒自己心處卑下,將佛菩薩與有情衆生置於高處而禮敬。如此行大禮拜,爲行者累積功德之根源,且於將來能感得如自身五體投地時,所覆蓋之塵土數目,無量無邊之轉輪聖王殊勝功德。轉輪聖王具足極大功德,廣受人天尊敬,行者若能如法行大禮拜,亦能感得無量無邊轉輪聖王之殊勝功德;且因行大禮拜所覆蓋之塵土數目,遠多於行短禮拜所覆蓋塵土之數目,因此,行大禮拜之功德遠較行短禮拜之功德爲大。

    吾人於輪回中流轉了無數次,或投生地獄道、或投生餓鬼、畜生、天、人、阿修羅等六道;由取得生命所獲得之身體亦無量無邊,所造作之業障,亦複如是。因此,當行者作大禮拜時,應當觀想自己於無數次輪回中所獲得的身體,均以人的形象示現,如此無量無邊的身體與自己同時行大禮拜;如是觀修,將能如同普賢菩薩行願品中所述:願自身化作如同大地塵土數目之化身,前往十方諸佛世界,供養十方諸佛。且能藉此忏除過去生中,所造作無量無邊之罪業。

    此外,若能結合六波羅密(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禅定、智慧)而行大禮拜,所獲之功德將更爲殊勝。

    吾人行大禮拜時,若能發願且能勸請有情衆生,皈依三寶、修持大禮拜;此即爲圓滿布施波羅密。勸請、引導衆生皈依佛門與修持正法之功德極爲殊勝,若自身沒有較多的時間修持,但所引導皈依佛門之同修,卻能精進修持,則於自己將能有所惕勵,收見賢思齊之效;且能因同修之功德回向,使自身之功德增長。

    如前所述,我們需如法行大禮拜,如法之意涵即爲持戒波羅密。除前述行大禮拜時所需注意之事項外,尚需認知不應爲自利而行大禮拜,當思維有情衆生所承受之苦難,願所有衆生皆能離苦得樂,以此意樂而行大禮拜,即爲持戒波羅密之意涵。修持大禮拜所累積福德之大小,取決於行者之心量,是故,當去除自利之心,轉自利爲利他,將能累積廣大之福德資糧。

    行大禮拜時,身體必然産生痛苦、疲累之覺受;此時,若能以忍辱心,欣然面對、接受身體之痛苦與疲累,心不散亂,繼續作大禮拜之修持;如此,即能圓滿忍辱波羅密。

    此生能生而爲人,複能皈依三寶,且能修持大禮拜,內心當湧現無限歡喜。吾人思維投生於畜生之衆生,縱然經過再多的指導,依然無法行大禮拜;更遑論投生地獄、惡鬼道之衆生,非惟不知,且不能行大禮拜。縱使有幸生而爲人,能皈依三寶,且能修持大禮拜者,亦如鳳毛麟爪,少之又少。如是思維,當生起歡喜精進之心,努力修持大禮拜;如是,即能圓滿精進波羅密。

    行大禮拜時,心當專注於所禮拜之對象,方爲如法之大禮拜;若吾人雖身行大禮拜,但心卻散亂於所貪愛、憂慮之事物,如此即爲不如法。因此,行大禮拜時,心須專注一境,不可散亂於無意義或不善之事;如此,始能圓滿禅定波羅密。

    行者若能了知如法之大禮拜之內容,與大禮拜之功德利益,此即爲智慧波羅密之意涵;此外,若能善加觀察、思維所禮拜之對象、行禮拜者、禮拜之修持三者,其本質皆爲緣起性空,並非真實存在,而是如同幻術一般,以因緣聚合而示現,如是了悟「三輪體空」之內涵,即爲圓滿智慧波羅密。

    綜合以上所述,大禮拜包含四項特點:一、行禮拜之衆生,其數無量無邊。二、所禮拜之對象—諸佛菩薩,其數無量無邊。三、自身於輪回中,累生累世所獲得之身體,其數無量無邊。四、所行禮拜之次數,其數無量無邊。

    七支供養第二支爲「供養」,供養之意義在於使吾人所受用食衣住行諸物,皆具有意義;而非成爲導致吾人墮落惡趣之因。所受用之物,若能先做供養,再行受用,將能使所受用之物,具有意義。